都市藏真

第一千零四十九章空间

疯神狂想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“你拉到吧!自古以来,买的不如卖的精,如果不赚钱,你会卖给我们?”韩孔雀帮助柳絮抱着东西,同时他还不忘鄙视了一下小贩。

    拿上所有东西之后,柳絮看着韩孔雀道:“你也不差,如果不是遇到了好东西,你也不会这么痛快吧?”

    韩孔雀看了一眼小贩,道:“我喜欢这批木碗,不过,那四百元一只的木碗,应该是搭头,要不然这位年轻的老板,不会这么大方。”

    “搭头?”柳絮奇怪的看了一眼韩孔雀手中那些黑不溜秋的木碗。

    韩孔雀笑着道:“也就是说,这几只脏了吧唧的木碗,应该是老板白得的,现在能够四百元一只卖给我们,他赚了。”

    柳絮直接白了韩孔雀一眼道:“知道这样,你还出四百元买下,还是你狡猾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说着话,已经离开了那个小摊,所以那个小贩并没有听到两个人后面的话。

    柳絮手中拿着那副画,而韩孔雀则看着自己怀中的一只木碗,这些木碗韩孔雀知道是好东西,特别是最上面的一只它肯定是来自青藏高原的木碗,乃是碗中珍品。

    这种木碗选用一种寄生植物制作的,藏语称“咱”,被藏族群众视为“木宝”,尤以寄生在蒿枝根部的《一〈本读《小说“咱”为上乘。

    如果在这种木碗中放毒,即会起变化,因而十分名贵。

    解放之前,藏族人小的时候。便像选择爱人一般选择一只木碗,而选择这个木碗便陪伴主人终生。

    在家的时候,用木碗喝茶,出门在外的时候,将木碗擦拭得干干净净,或用舌头舔干净,绸布包裹,揣在怀中,人到哪里,碗到哪里。人在碗在。形影不离。

    过世后,家人用他生前用的木碗里盛满酥油茶,供在遗体面前,葬礼的7天里。每天往里面添茶。最后一天把这个木碗里的茶泼了。收拾干净后给天葬师,从此这个碗就归天葬师所有了。

    在青藏高原的古老歌谣里,有这样一句歌词:“丢也丢不下。带也带不走,"qing ren"是木碗该多好,可以揣在怀里头”。

    将"qing ren"比作木碗,可见人们对木碗的珍爱程度,那个时候,在藏区很多地区,流传着这样一个谚语:“一只上等木碗等于10头牦牛。”可见高原的木碗多么的有名。

    只不过,这样的木碗,如果主人活着,你是绝对买不到的,如果主人死了,那木碗就落入了天葬师的手中,这样的木碗,更不会出现在市场上。

    韩孔雀买到的八只木碗,很明显是天葬师手中的收藏,这样的木碗,都是主人死亡之后留下,一般人是绝对得不到的,韩孔雀不知道那个青年从哪里得来的,但这些木碗,肯定不会是普通之物。

    西、藏木碗分普通型和名贵型两种,普通型一般用杜鹃树根或杂本根制作,不加装饰,但也美观大方,尤以香格里拉、县尼、西乡出产的最为著名。

    名贵型则是用一种寄生植物制作,尤以寄生在篙枝根部的一种瘤(藏语称“咱”)这种木碗木质黔黑透亮,纹路细如发丝,再加以银饰更是碗中珍品。在这种碗中放毒,即会起变化,因而十分名贵。

    木碗还分男、女用两种,其区别主要是:男用木碗底部与碗口间距较小,碗口大且外开,显得稳重;而女用木碗碗型修长,光滑如玉,给人以纤细柔润之感。

    韩孔雀手中那八只看着不好看的木碗,明显是被人使用了很多年的,这八只木碗之所以流传到现在,就是因为它们是用“咱”制作出来的。

    而另外十只木碗,也不算普通,全部是用桦木制作的,按藏族传统,一般人使用得最多的餐具是木碗,木碗一般用桦木、杂木雕琢而成,质地结实,不易破裂,花纹细腻,较为美观。

    木碗的制作过程,一是选材,二是风干,三是制坯,四是细磨,五是上色。

    西、藏的木碗可分为大碗、小碗、盖碗、套碗、木钵等多种,用途广泛,可供喝茶,吃糌粑,存放食品、香料、佐料等,而且还具有光滑、细致、美观、适用、不变味、不贫嘴、喝茶香、携带方便等特点。

    杂木碗还有防毒的优点,在西、藏,出了木碗,还有玉碗、金银碗等,日喀、则仁、布县蕴藏丰富的玉石原料,该地制成的玉石碗,美观、透明,碗外壁刻各种花纹,既受人们的欢迎,又是传统的民族工艺品。

    至于纯金、纯银做成的勺子、筷子、碗和盘,虽然在民间也能见到,但毕竟不是被普遍使用的生活用品,所以在外流传的不多。

    回到家,柳絮忙着整理自己买下的工艺品,而韩孔雀则去清理那有点脏的八只木碗。

    “死人的东西,就算再好,也不能给韩凰用。”看到兴奋的韩孔雀,柳絮很直接的道。

    韩孔雀一笑道:“那是自然,我宝贝女儿用的肯定是最好的,这种东西也就是用来收藏,它们怎么可能放到我们女儿面前?”

    柳絮也笑了几声,不再说话,等韩孔雀走了,柳絮再次那处那副墨莲图,仔细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把这幅据说是徐渭所画的墨莲图,平放在桌面上仔细观察,柳絮想弄明白,自己在古玩市场时,为什么会陷入那样一种诡异的场景中。

    柳絮坚信,那并不是自己凭空而来的幻觉,自己一向身体健康,思维敏捷,如果没有外因的诱发,是无论如何都解释不清的,原因定是出在这幅画上。

    把目光放在这幅栩栩如生的墨莲图上,柳絮的精神也不禁处在了一种高度集中的状态,恍惚间,柳絮又看到了那汪清潭,波光粼粼,清可见底,几尾锦鳞在水中欢快的游着,一朵洁白的荷花亭亭玉立在水面上,显得风姿婉约。

    真的又看到了,柳絮心中一阵激动,心神便有些起伏不稳,清水、游鱼、莲花又一次消失不见了,仿佛刚才所见到的一切不过是一场镜花水月般的幻影而已。

   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为什么自己只要集中精神看着墨莲图,眼前就会出现这幅场景,难不成这是一个画中世界?

    摇了摇头,柳絮觉得自己的想象有些不切实际了,世上怎么可能会发生这样的事情,在这个科技昌明的年代,一切都是以事实为根据的,从小到大受现代唯物主义哲学熏陶的柳絮,直接就否定了这一点。

    不过,这种否定只不过是她下意识的想法,更快的,她就先到了韩孔雀的玄元控水旗,既然玄元控水旗中可以有一个小世界,这幅墨莲图中为什么就一定没有?

    柳絮又反复试验了几次,每次只要他在精神集中在墨莲图上,眼前就会出现那样一幅场景,而精神稍有分散,画面就会立即消失在眼前。

    “这真是一幅神奇的画啊!八十块钱花的真是太值了!”柳絮喃喃自语:“看来这次自己还真是捡漏了啊!”

    看着这幅充满了神秘色彩的墨莲图,柳絮不禁有些浮想联翩,要是真的有这么一个画中世界就好了,在这个空间里,只有自己一个人,没有尘世间的烦恼和喧嚣

    正在柳絮对着古画胡思乱想之际,突然觉得似乎有什么不对

    原本只是浮现在自己眼前的场景,而现在,自己却莫名其妙的置身于其中了,这清池,红鲤,白莲

    天啊!是这个世界疯狂了,还是自己疯狂了,柳絮情不自禁的把手指放在嘴里狠狠地咬了一口:“哎呦,好痛啊。”

    巨大的疼痛感从手指被咬处传递过来,令柳絮不禁惊呼出声,看来这不是自己的幻觉,这个画中的世界是真实的存在的。

    震惊、惊喜之后,柳絮迅速的冷静下来,四处打量起来这个神秘的空间,刚才之所以不相信,是因为她不认为自己会那么幸运,但现在,这种幸运已经是事实,所以柳絮快速镇定了下来。

    空间的面积并不大,大概有一亩地大小,当然,这个仅仅是柳絮自己的估计,真正的面积还有待测量。

    以小潭为中心,是一片肥沃的黑土地,而眼前的小水潭,大约有十丈见方,站在潭边向下望去,潭水清可见底,水深只有一米左右。

    整个空间除了一株白荷,几尾游鱼,再没有其他生命了,显得寂寥而空旷,但是,这里的空气却是异常的清新,柳絮狠狠的吸了一口气,整个心胸都变得开阔起来,似乎这有着浓郁泥土芳香的空气里蕴含了无限的生机。

    置身于这个奇异空间中的柳絮,在欣喜过后,便开始考虑如何出去的问题,柳絮进来时,是把精神力集中在墨莲图上,可是怎么出去呢?

    自己已经身在这幅图卷上了啊!柳絮整个脑子都在思索如何出去,没有注意到,随着他的思考,空间中泛起了一阵肉眼可见的波纹。

    一阵精神恍惚之后,柳絮陡然发觉已经离开了画中空间,正保持着原来的姿势站在墨莲图前,而这幅图画则纹丝不动的平放在写字桌上,没有一点变化。(未完待续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