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

第一千零九十章玉雕

疯神狂想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不是每一个摊主都像那个摊主那样奇葩,接下来看到的东西,秦明月就更加看不出,到底是真还是仿制了。

    韩孔雀知道,这已经算是高仿,即便是了解一些古玩知识的,也根本就看不出来一丁点的漏洞来,这样的仿品才具有迷惑性,而越是这样,很多人越是趋之若鹫。

    反正秦明月是被吓着了,不管遇到多么真实的东西,也都不再出手了,她是对自己的眼光和水平彻底绝望了。

    这里不但有卖古董字画的,还有卖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的,韩孔雀就看见了一个卖木雕的摊子,只不过摊主是一个看上去又六十多岁的老人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秦明月心中一动停了下来,蹲在摊子旁边拿起雕工精美的木雕和根雕仔细观察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木雕呀,韩孔雀你也是个中高手呀!”秦明月道。

    正低头正在挥舞着刻刀的老人,抬头看了一眼韩孔雀又继续低下头忙自己的。

    韩孔雀没有多说,他正在观察老人的木雕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老人就停下了手上面的工作,伸手展现在众人面前的,却是活灵活现的一只小狗左顾右盼的样子。

    韩孔雀在内的几人都有点惊讶,这么一会儿功夫,就雕出来这么传神的小老鼠来,功夫可见一斑了。

    韩孔雀拿这功夫和自己对比了一下,就在雕刻上面而言和自己是在伯仲之间。

    跟着秦明月从空间里溜出来的大老鼠,看见自己的样子,立即从韩孔雀的肩膀上面,跳到摊子上的木雕旁边,绕着木雕转着圈,嘴里还在吱吱不停地欢叫着。

    秦明月见着喜欢,就将这个大老鼠的雕刻用五十块钱买了下来。

    韩孔雀等老人家停歇了下来才问道:“老人家雕刻功夫这么精湛,怎么会在街头摆摊子呢?”

    老人家看了一眼韩孔雀说道:“四海为家,混口饭吃罢了。不在街头在哪里?”

    韩孔雀微微愣了愣说道:“不知道老人家能不能雕刻玉石之类的东西?”

    “你对这个感兴趣?”说着老人家从身后的包裹里,面掏出来一个洁白温润的籽玉。

    籽玉的皮料揭开了一半,上面雕刻了一只黄色的蝎子,其他还有一些图案,不过它们缠绕在一起,要仔细看才能分辨出来,不过。只是暴露出来的那只蝎子,就足以吸引人的眼球了。

    那只蝎子身上突显出来的黄玉,就像是身上透明的一样,让那只蝎子看起来玲珑剔透,甚至有了几分可爱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这是老人家雕刻的?”秦明月稍微有点激动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老人对于秦明月的质疑显得有点不高兴。

    “是晚辈们唐突了,不知道老人家有没有兴趣。到专门的珠宝玉石店里面去雕刻翡翠和玉质品?”韩孔雀问道。

    这位老人的手艺不错,所以韩孔雀想要招揽他,虽然他手里没有珠宝公司,但周美人那里可是十分缺少能够独当一面的雕刻师。

    凤凰珠宝主营玉石翡翠之类的雕刻挂件,只是这年头一位上好的雕刻师傅实在是太难找了,她的雕刻师傅虽然不少,但像杨天福和这位老人这样的。还真是不多见。

    这主要是陈嘉义他们的腾龙珠宝崛起时,被他们高价挖走了一批,现在凤凰珠宝正在急速扩张,加上有着充足的材料,正是急缺雕刻师傅的时候。

    所以韩孔雀见到这么一位雕工精湛的老人,心情就有些急切了。

    “闲散惯了,受不得束缚了。”老人想都没想就拒绝了,将刚才拿出来让众人观看的籽玉又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韩孔雀有点失望。但是却还是不死心:“老人家过去的话,这个工钱好商量,绝对比老人家在这里摆摊子强。”

    老人家没有再说话了,韩孔雀就不知道说什么了,这是明摆着的态度了。

    没法,只好带着先是激动后是失望的心情准备离开,就在这时。从旁边跑过来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。

    “爷爷,我卖完了,你看,这是卖的钱了。”说着将手里面攥着的一把钱递到老人家面前。

    韩孔雀却是心中一动停了下来。问道:“老人家,这是您的孙女吧?”

    其他几人也停下来又转过身来,看着韩孔雀想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老人家溺爱地摸了摸小女孩理成的锅盖头,抬头疑惑地看着韩孔雀说道:“是的,这时我孙女瑙日布,有什么事情吗?”

    “藏族?人可爱,名字更好听。”韩孔雀仔细看了一眼老人,还真没看出来,这位老人居然是藏族,这么厉害的藏族玉雕师,还真是不多见。

    瑙日布是一个漂亮的藏族女孩,弯弯的眼睛,长长的睫毛,挺拔的鼻子,最吸引人的是两个小虎牙,很可爱,而在藏语里瑙日布的名字是瑰宝的意思,从这里就能够看得出来,这位老人十分疼爱瑙日布。

    “小家伙有六七岁了吧?”韩孔雀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有爷爷在身边,小女孩却是并不怎么怕韩孔雀,明净的眼睛认真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老人家不明白韩孔雀想要说什么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应该到了上学的年纪了。”韩孔雀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老人的眉头轻皱了起来,这一直是他心中的一个疙瘩,由于自己居无定所,连带着孙女也没有户口,没有户口当然就上不成学了。

    黄山这时候明白过来韩孔雀的意思了,上前来说道:“是呀,老人家,您孙女也是到了该上学的年纪了,您有一个稳定的工作和居住处,小孩子也能安安定定的上学呀。”

    老人家这会儿没有再一口拒绝,而是眉头越皱越深,最后说道:“这个容我想想再给你答复吧。”

    黄山张口还想说什么,韩孔雀拉了拉他示意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黄山立即醒悟,韩孔雀的意思是过犹不及,所以他也不在多劝。

    “那您想想,这是我的电话号码,如果您想通了可以给我打个电话。”说着从兜里面取出来一张名片递给老人,老人没有推辞,接过了名片郑重地放在了怀里面。

    他们走后,老人间摸了摸小女孩的头问道:“瑙日布,你想不想上学呀?”

    瑙日布低下头小声回答道:“想!”

    听到孙子小声的回答,老人仿佛下定了决心道:“好,那就上学吧。”

    然后开始收拾地上面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爷爷,今天不卖了吗?”小女孩有点疑惑地看着爷爷的动作。

    “不卖了,以后都不买了,爷爷送你去上学去。”老人坚定的道。

    小女孩不大明白老人话中的意思,但是还是帮着老人收拾东西:“爷爷,我们有钱吗?”

    “是啊!我们应该有钱。”看着魔都两个字,老人的脸上露出一丝苦笑,不过,为了孙女,他应该争取一下,如果自己的孙女能够去魔都上学,以后应该会有出息。

    却说韩孔雀离开之后,秦明月疑惑的问道:“这个老人的手艺真的那么好?”

    看到黄山也是一脸疑惑,韩孔雀笑着道:“如果说艺术成就,肯定不如一些成名的大艺术家,如果说是商品,这位老人可是高手,最起码他雕刻的速度,就不是一些艺术家能够相比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说,如果比较作品的艺术价值,他肯定不如那些成名之人,如果只是单纯制作商品,他却是比那些所谓的艺术家要厉害?”秦明月立即明白了韩孔雀的意思。

    韩孔雀笑着道:“就是这样,还有,我之所以邀请他去魔都,也是看到他们爷孙有能力在魔都生存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魔都的房价可不低,学校的学费也是个大负担。”黄山此时插口道。

    韩孔雀笑着道:“我给他提供一份高薪工作,房子那位老人有能力自己买下。”

    “有能力?”秦明月和黄山都没有想明白,韩孔雀怎么知道人家有能力。

    韩孔雀不再多说,既然也就将这件事情暂时放下来了,继续欣赏观看摆放在路两边的各种东西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一路来从没有对什么东西表现过兴趣的黄山,却是对一个摊子上面的玉质弥勒佛产生了兴趣。

    男戴观音女带佛,这肯定不是买来自己戴的,而是送给女姓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,有女朋友了?”韩孔雀调侃着问道。

    黄山苦笑着说道:“那是什么女朋友,是我妹妹,简直就是家里的小魔女,每次都要让我给她带礼物回去,那次要是忘记了,能折腾你好几个礼拜。”

    摊主也是一位老人,这里卖东西的普遍都是上了年纪的老人,要是年轻人卖古玩物,首先在年龄上面就给人一种不可信的感觉,只有老人稳重的面相,才能和这些沧桑的事物应景,给人可靠的感觉。

    摊主要价三百,黄山拿不定注意,让韩孔雀帮忙看看。

    韩孔雀点了点头说道:“还算厚道。”

    这家不是卖古玩的,而是各种普通的玉石雕刻和吊坠,价钱也就不夸张,最少这块玉倒是真的,也能值上个几十块钱了。

    秦明月自己也是大菜鸟就不发表意见了,韩孔雀点了头,黄山便放心地掏钱,将这件东西买了下来,作为这次外出给自己妹妹的礼物了。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起点()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手机用户请到阅读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