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

第一千一百八十九章会者不难

疯神狂想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“当时我们寻找这条通道的时候,可不是那么容易,你们看,周围很多地方我们都挖过,只不过经过了伪装,时间长了风一吹,就看不出来了。”闪应雷此时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!这里掩藏的实在是太好了,就算我们有地图,也找了快一个月,要不然我们的食物和水也不会耗尽。”沙班有点感慨的道。

    他一说完,周围立即变得鸦雀无声,这几个家伙绝对有问题,如果没有问题,怎么说的话漏洞百出?

    要知道昨天他们还说食物和水是在逃离地宫的时候丢失了,而现在,却成了他们自己耗尽的。

    韩孔雀看了他们一眼,并没有多说什么,只要这座地宫真的有价值,其他鬼蜮伎俩,他还真是不怕。

    马继芳这个时候打破沉默道:“当时我们是想挖宝的,结果挖出了一条深可过人的地道,于是猜测财宝可能埋藏在此,当时挖开的地道中,不断冒出腾腾的雾气,我们怀疑地道下可能有机关和毒气,就没敢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没敢下去?那你们是怎么拿出来的东西?”黄山突然开口道。

    马继芳讪讪的道:“我们是从另外一个入口进入的,不过,那边现在已经被炸毁了。”

    看韩孔雀等人还想追问,闪应雷接口道:“我们在这个地道下挖掘时,发现一个砖砌的地洞进口,但洞口冒出大量白烟,因此就用土回填了。

    这些白烟的确很有可能是危险的。所以我们只能另外想办法,但那边好像是紧急出口。也可能是建造这座地宫的工匠预留的逃生出口,所以只要毁了,就不太可能打开了,现在想要进入地宫,只能打通这边的正门。”

    韩孔雀知道马继芳他们还有一些秘密没有说清楚,不过此时这些都不重要了,至于这边有没有危险,挖开看看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这里的土石不算难挖。很快就挖开了这个地洞入口,洞口又有大量白烟冒出。

    很快白烟的成分就测试了出来,这是甲烷,到了近代,地洞中用甲烷以防盗,并没有什么稀奇,而这些白烟。就是人为设置的甲烷。

    既然是认为设置的,就不可能无休无止,他们等了一个小时,地下通道不再冒白烟时,韩孔雀才首先进入地下通道。

    他根本不害怕毒气,如果不是要带着其他人。他自己完全可以先进去。

    韩孔雀走进地下通道,立即感到一阵凉爽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“这才进入地下多深?居然温度相差这么大?”卫长青惊异的道。

    “据说玉石是‘土冰箱’,可以降室温,但能达到降温效果的玉石可不是一点点就行的。”乾明远道。

    韩孔雀看了看四面的墙壁,道:“问题是。这里的墙壁也不是玉砌的啊!”

    卫长青道:“那是为什么呢?地洞冒白烟,尚有推断是甲烷所致。温度差的问题却怎么解释?”

    “前面不远就应该有一座密室。”这个时候,闪应雷开口道。

    闪应雷这么一说,众人也不再纠结地下通道为什么温度要比外面低了。

    他们向前走了没有一百米,果然,就出现了一间密室,而这件密室里的温度,明显比地下通道之中还要低,这样的密室设计也是令人百思不得其解。

    既然建造密室,肯定是有用的,但这么小的密室,用来休息不行,而隐藏宝物,很明显也是不可取的,韩孔雀还真想不到这些小型密室是用来做什么的。

    “这里这么凉爽,我们正好休息一下。”韩孔雀开口道。

    乾明远立即接口道:“是啊!你们年轻人还不觉得怎么样,我们这些老家伙可不行了,我们就休息一下,反正找到地方了,也不怕这里的宝贝跑了。”

    乾明远这么一说,本来还想说点什么的闪应雷,也没法开口了。

    众人聚在这座密室之中,休息的休息,四处查看的四处查看,而黄山则去查看后面的通道。

    韩孔雀则仔细地清扫了这间仅几平方米,却空无一物的密室,细细敲打每一面墙砖,查看里面是否藏有机关。

    很快他就发现,密室墙上没有糊上泥巴,有一面墙的砖还参差不齐,似乎墙是临时砌上去的,这实令人费解。

    虽然看不到里面的情况,但韩孔雀的精神力却能够探查一下,等他感知了一下这面墙壁后面的情况之后,他的脸色有点发白。

    这面临时砌上去的墙壁后面,居然堆积着大量尸骨,这里的尸体可比他在李园地下宝库里见到的多多了。

    从那些骨骼上的痕迹看,这些人全都是被枪毙的,也就是说,有人曾经在这附近枪毙过许多人,最后尸体全都堆积在了这面墙壁之后了。

    从墙角的那些工具看,韩孔雀怀疑这些尸体是被枪决的的工匠,

    这座地宫的修建者,为防止泄露宝藏秘密,就杀人灭口,杀了所有参与建造这座地陵的工匠。

    韩孔雀收回灵识,看着通道深处,这条通道很长,但弯弯曲曲的并没有延伸出多远。

    通过感知,韩孔雀知道,这条通道是成圆形,不断的深入地下的,这就好像是人工制造的一座圆形楼梯,不停的深入地下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条楼梯当中,几乎每隔一百多米,就有一个密室建在通道边上。

    而这些密室当中,都有很多死尸,最起码韩孔雀感知范围之内的五个密室,里面全都堆积着大量尸体。

    只是从这些尸体上分析,这里的工程量就小不了。

    “老板,我在前面不远就发现了这个玩意。”这个时候,黄山走进密室,把一个花瓶递给了韩孔雀。

    韩孔雀接过来细看:“根据纹饰和色彩鉴定,这应该是明代花瓶,从纹饰和色彩方面看,花瓶上的纹饰同造型一样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,一看就是精品瓷器啊!”

    韩孔雀有点惊叹了,这里到底是谁建造的,居然发现的每件东西,都是不可多得的精品。

    就像这个花瓶,到了明代,随着绘瓷原料和技术的不断丰富改进,无论在题材内容及表现形式上,都有其不同时代的水平和特点,因而也就成了划分时代、鉴别真伪的一条有力线索。

    “鉴定这么简单?这么简单的看一眼就知道是明代的瓷器?”卫长青精于珠宝鉴定,对古董这种蕴含文化底蕴太过厚实的东西,实在是拿捏不准,随意他对韩孔雀这么快速的给瓷器断代,感觉很神奇。

    “这是一件成化彩瓷,这么明显的样式,还用怎么鉴定?”韩孔雀轻笑道。

    瓷器纹饰的发展过程也是由简到繁,由划印贴刻到雕剔描绘,由单纯一色到绚丽多彩。

    在这方面,元代是个很明显的转折点,元代青花、釉里红等釉下彩的出现,开创了瓷器装饰的新纪元,打破了以往一色釉的单调局面。

    明、清以后各种色彩的发明进一步丰富了瓷器的装饰,而每一种装饰方法的出现都有其产生、成长、发展的过程,鉴定师往往可以据此推断器物年代。

    如早期的青花、釉里红,由于没有很好地掌握原料的特性,故在元代制品中颜色美丽的较少,釉里红中常有色调灰暗或变为绛褐色的缺点。

    但在元代后期的大部分成熟的青花、釉里红纹饰却非常美观,图案不仅重视主次谐调,而且惯用多边的花边纹饰,无论山石、花卉多在外留有一圈空白边线不填满色,从而形成一种独特的风格。

    另外由于原料成分的限制,在书法上也有不同的时代特征。

    如元末明初有些使用进口青料的瓷器,虽以颜色浓艳渲赫一时,但色调很不稳定,不适于画人物。

    因而有所谓“元代人少,永乐无人,宣德女多男少”的说法。

    成化斗彩也是一样受原料和技术的限制,虽然色泽鲜明、晶莹可爱,但有所谓“花无阴面,叶无反侧”的缺陷。

    而且画人物不论男女老少,四季均穿一件单衣,并无渲染的衣纹与异色的表里之分。

    类似这些就表现为纹饰上的时代特征,往往为后世仿品所忽略,如果在鉴别真伪时如能加以注意,是很有益的。

    此外,在施用的彩色方面也可以找到一些时代上的区别。

    如成化彩绘中没有黑彩,当时除用釉下钴画蓝线外,还用红,赭色描绘轮廓线。

    假如遇到一件釉上黑轮廓线的成化彩瓷器,就应该怀疑它是否真实可靠,因为黑轮廓线的应用最早不超过正德初期。

    粉彩不会早于康熙晚期,当然也很难令人相信,施有粉彩的仿明瓷器不是赝品了。

    乾隆时期由于大量使用洋彩,并且吸取了西方纹饰图案的装饰方法,有些作品追求笔法线条精细与纹饰奇异,而使部分花样失掉了固有的民族风格。

    这也反映出某种时代的特征,就是因为把握住了这些时代的特征,所以韩孔雀才能那么简单的给瓷器断代,这也就是所谓会者不难,难者不会。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起点(qidian.com)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手机用户请到m.qidian.com阅读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