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

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死亡之链

疯神狂想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从今天晚上攻击韩孔雀等人的宿营地开始,他们便遭了厄运,先是柳絮,后是黄山和韩孔雀,不管是哪一个,都对他们是一个巨大的威胁。

    遭遇黄山,猝不及防之下,好几人丧身在黄山的唐刀之下。

    此时他知道事情紧迫,想要组织人围杀黄山,但周围身影混乱冲撞,拳风呼啸,血花绽放在眼前,人的身体撞上周围砂石,冲破岩石,在夜色下,将战局延绵开去,只留下斑斑血迹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况下,他们什么也做不成。

    “走!”感觉这样的混战,他们没法取得人数的优势,胡珂当机立断道。

    不过,这样的机会,黄山可不会放过,他根本没有走远,现在看到胡珂向自己藏身之处闯过来,自然是要给他一个狠的。

    砰的一下挡开胡珂撞过来的一记肘击,在小腹上的那一拳轰过来之前,将他整个人震开。

    然后又是擒拿、锁扣,将胡珂的胳膊缠住的同时,拽着他往前撞去。

    胡珂单手撑住前方岩石上,另一只手猛然以大力解套,连环重拳朝着他身上打过来,黄山同样以重拳还击,后方有人偷袭过来时,被黄山一柄大刀挥斩逼开。

    火辣辣的疼痛,脑内的麻痹感,沸腾的鲜血,支撑着胡珂,但身体之上,确实已经是伤痕累累。

    胡珂拳重无匹,而那些黑袍人诡变轻灵,但真论武艺,没有一个是在黄山之下的,周围的黑袍人也是精锐,个个不弱,以一敌众,黄山难有幸理。

    不过,借着周围的地势,黄山的偷袭,在瞬间爆发的冲突之中。却又给了他们最大的杀伤力。

    看着摆脱了自家攻击的胡珂,黄山并没有追击,他的身形一退,引入一座岩石的阴影之中。

    周围喊杀的声音撕裂了夜空。火光沸腾着,烟尘弥漫,山丘旁的高处,有人将点燃的火球开始扔下去,山坳内部虽然不小。但在照明弹的威胁下,很快人就会被逼出来。

    黄山也是靠着照明弹,精准把握住敌人的踪迹,跟上去偷袭。

    黄山一手布置的陷阱,自然没有人更明白这里的布置,所以他只是几转之间,就再次缀上了胡珂等人。

    周围兵戈相交之时,有人歇斯底里的反抗,有人因伤势而哭泣,有人则试图投降。

    这些竭嘶底里的人。大多数是胡珂等人的亲属,想来此时他们,也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。

    刚开始这些人,也不过是韩孔雀的恻隐之心,让他们分散到了这复杂的环境当中,而现在,却成了牵绊胡珂等人的死亡之链。

    这个夜晚的这片山丘之间,杀戮终究成为了主题,当他们分散开来,当他们淹没在黑暗当中。当他们的脊梁被打断,失去主心骨,失去了信心,他们也就成了丧家之犬。失去了刚来时的气势。

    也有少部分的人。试图复仇又或是试图突围的,在眼下的境况里奋力撕扯着整个包围圈,但也已经组织不起太大力量的攻击了。

    人心已散,众胆已寒,哪怕是想要求生,顶多也只是挣扎得顽强一点。在大片大片的围攻之下,不久便被淹没下去。

    山野丘陵间,慢慢的飘起了细雨,这已经是秋季,细雨洒下,在夜晚当中更增寒意,但更让人心寒的是,不时传来的惨叫声。

    雨正在下,浸湿了整片天地,飘飘洒洒的似乎让人无处可去。

    不久之前,大大小小的战斗,还在这片荒野中打响,此时已渐渐沉寂下来。

    雨水冲散了鲜血,浸透了尸身,也开始模糊地面上可供追索的痕迹,令得原本经过这荒野间的,处于劣势的一方,得到稍稍的喘息。

    几人在雨中狂奔,谁也不知道能不能跑出去。

    而就在转过前方一个泥泞的弯道时,几名绿色人影,在视野中陡然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他们谁都没有说话,刀光斩出,如同雪片般的渗入雨水之中。

    刷刷几下,奔跑的身躯上飚射而出的鲜血,喷在空中,就犹如大片大片的猩红血云。

    黄山在空中出刀,与那人乒乒交手两下,然后被陡然撞飞出去。

    也是因为速度太快,那人出刀之后并未一直挥斩,而是一记看来轻描淡写,实际上刚猛无著的膝撞,将半截尸体撞了出去。

    胡珂身上沾了泥水,站直之后,身体晃了几下,好半晌,方才点了点头:“你们居然赶尽杀绝?”

    黄山冷笑道:“我们也不想的……但你该知道,事已至此,没有侥幸之理了……”

    胡珂点了点头,片刻,又点了点头,笑了出来:“哈哈哈哈……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大雨之中,他的脸色苍白,那笑声格外悲怆,然后陡然拔刀,冲向黄山!

    大雨之中的沙漠之中,雨水溅起了泥泞,当胡珂陡然冲向前方的黄山,在胡珂后方的八人,也陡然狂奔而上,与黄山这边的人,冲杀成一团。

    黑色幽灵是一个杀手组织,这些年在庙道会雄厚资金的支持下,发展的很好。

    而胡珂身边的这些人,是其中最精锐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当他们被击散后,这八人依旧能够跟着胡珂,本身也是性格坚韧死硬派,身经百战的过去,给了他们不错的身手,简单却高效的战阵搏杀手段。

    至于胡珂本人,作为庙道会的后起之秀,也是坚毅果决之辈。

    功夫上,虽然比不过马继芳、沙班那样的异能者,但比之一些国家的特种兵之类的,却是不差的,放在世界范围之上,也算是年轻人中的佼佼者,所欠缺的,只不过是历练而已。

    不过,当这一切遇上的是现在的黄山,却没有了多大的意义。

    如果说胡珂是出色,那此时的黄山,已经是他们这种普通武者当中,已经是走到了顶点的人之一了。

    也是因此,当胡珂做出拼死的姿态冲上来,他只是单手刷的一剑,便斩开了雨幕,他手中不过是一把军刺,却被他当做剑法来用,而且这种剑法,跟柳絮一样的简洁而凶狠。

    双方的差距太大,人影冲杀中,胡珂原本还在狂奔,陡然间便被迫成了守势,之后空中剑势又是一挥。

    大雨之中,黄山的随手出剑,近乎艺术感的华美,被迫停的雨水在空中刷的停留一瞬,形成一条直线,激射的水光足足要飞出几米远才停下来。

    大雨之中仿佛是挥出了一道道扇形的流光,让人见了那水光都要忍不住的避开,否则溅在身上都让人有将被剑光斩裂的隐然错觉。

    胡珂只是一剑便已止步,第二招下,身形狼狈而退,朝着侧面扑出,方才躲避开那凌厉的招式。

    一名黑袍人猛扑过来,黄山手臂一动,那人被连人带刀斩裂在雨中,断刀、手臂、鲜血扬起漫天,旋又在大雨中陡然被压下。

    黄山朝着胡珂那边逼近过去。又是一剑,刷的将胡珂劈飞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就在胡珂被劈飞的瞬间,一个声音在黄山身后响起。

    从声音响起,到话音传至,只是一瞬间,刚开始那声音似乎还在远处,但瞬间就已经到了黄山身后。

    黄山猛然转身,一个人的存在陡然间就像是从雨中爆发了开来,杀意汹涌狂奔。

    那一道身影由一路狂奔到迅速靠近,都未有引起天地的丝毫动静,但也就在这一瞬,一把弯刀挥舞而起,在空中溅起水花如炸开的龙头,两道身影陡然撞在了一块。

    交手一瞬,雨水都被迫开。

    下一刻,黄山朝后方跃出战圈好几丈外。

    当他站定,身上的衣服已经破了,掉落在雨中。

    “胡老头?”黄山看着威猛的老头,有点不敢置信,这是他刚才还见到说过话的那个干瘦老头?

    “该死的已经死的差不多了,你也应该来了。”另外的方向,围上了几个人,里面有韩孔雀,有柳絮,说话的是韩孔雀。

    走进了黄山身边,柳絮快步前走两步,随手亮出武器,她的双手之中,已经是两把长剑,一把正提,一把反握,其他人手上的武器也是五花八门,不过唯一一个相似之处就是,全都是冷兵器。

    一晚上的乱战,不管是柳絮、韩孔雀还是黄山,在黑暗之中不停的突袭、刺杀、攻击、隐藏,每次跟敌人相遇,都会爆发一次短暂的激烈战斗,在这种但都当中,枪支几乎没用。

    而冷兵器,在激烈碰撞的战斗之中,损耗也很大,所以他们几乎是逮着什么武器就用什么。

    “在档案当中看到过民国三个最出名的用刀组织,南边的苗刀会见识过了,东边的大刀会溃散了,没想到今天居然看到了西疆的庙刀会余孽。”柳絮看着老胡手中的弯刀,冷冷的道。

    “真是没有想到,这么多年过去,居然还有人知道我们庙刀会。”老胡抚摸了一下手中的弯刀道。

    “庙道会这样的组织,没有任何一个政府能够放心,自然是会防着的,没想到还是防不胜防,让你们发展壮大了,既然知道了庙道会,玩弯刀的宗教组织,自然是不难猜的。”柳絮开口道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