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

第一千二百七十七章毁灭之城

疯神狂想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当时的魏惠王之所以第一个选中开、封建都,与该地区距黄河、济水不远,水道四达不无关系。

    他迁都大梁城不久,就组织大批人力在附近开凿了一条人工运河,即历史上有名的鸿沟。

    然而,也正是由于这条鸿沟,导致了大梁城被毁。

    在秦统一六国的战争中,两国曾在大梁城下展开过一场激战。

    由于久攻不下,秦兵就经黄河引鸿沟水灌大梁,水围三个月后繁盛一时的大梁城遂化为一片废墟。

    这也是开、封第一次因水患而遭到的“灭顶之灾”。

    这样的灭顶之灾,是真正的灾难,一次水患,淹没了一座城市,而这座城市中东西,最多也就会被带出一些金银珠宝,至于其他的东西,肯定都埋在了废墟当中,所以这样被淹没的古城,是很有考古价值的。

    不说其他,就算只是这么一座战国时期的大梁城,价值就不可估量,就不要说后期继续重复这一过程的另外几座古城了。

    而这完全是因为周围的河流,从鸿沟演变而来的汴河,成为后来京杭大运河的重要组成部分。

    而在开、封发展史上最鼎盛时期的北宋王朝之所以定都于此,其中一个最重要的原因,也是一个“河”字,即汴河的缘故。

    这时的汴河已成为连接南北交通的一条大通道,从而给开、封带来空前的繁荣,也带来了灾难,但要完全说那几座古城是因为黄河泛滥而毁灭的,又不尽然。

    当时有句名言:“黄河泛滥两千载,淹没开、封几座城”,这说明,古代开封城毁灭了不止是一次,所以这是一个地道的毁灭之城,一次次的毁灭,一次次地重建。直到现在,这里还是一座繁华的大城市。

    “黄河泛滥两千载,淹没开、封几座城”,这是在民间流传甚广的一个说法。人们普遍认为,因为黄河泛滥,才使得这一座座古城被黄河的泥沙无情淹没。

    但在逐步揭开开、封地下“城摞城”现象的过程中,现在已经纠正了这一认识。

    北宋以前,黄河流经河南北部。由天、津附近入海,距离开、封数百里,它虽然不断决溢泛滥,但对开、封并无直接影响。

    黄河真正开始威胁开、封的安全,是在金代黄河向南大改道以后,此后的1000多年间,黄河决口300多次,其中大水进城的就有7次。

    史载,1305年黄河决口,把开、封城淹没殆尽。

    1642年为退李自成农民军。明军掘黄河堤,“城从内皆巨浸,所见者钟鼓两楼、群藩殿脊、相国寺顶、周邸子城而已。”

    高大的开、封城墙几近淤平,只露出城垛和女儿墙,大水过后,37万人仅存2万余人,开、封城元气大伤。

    黄河的一次次吞噬,加之风、沙、兵火侵扰,作为一代雄城的北宋东京城(故址)逐渐完全被泥沙掩埋,从地面上消失了。

    正是黄河的缘故。开、封从国都衰落到后来成为省城,进而成为一个地区性城市,一步步走向衰落。

    然而,也正因为黄河的泥沙“大被”。东京城等才得以免遭更多的兵火风沙摧残,而较完整地保存给今人一份丰厚文化遗产,可以说是真的毁也黄河,功也黄河。

    六座开、封城,像塔样层层叠压,特别是从唐代到现在的2000多年间。这座城市的中轴线没有变化,这是顽强向上的典型代表,也是世界文明史上的一个奇迹。

    开、封建城距今已近3000年,现在的开、封城垣,是清代的开、封府城,也是解放前的河、南省城。

    这是河、南现存规模最大的一座古代城垣建筑,也是全国著名的中州古城,是我国仅次于南、京城墙的第二大古城垣建筑。

    开、封市位于河、南省中部偏东,是黄河冲积扇平原的尖端,既然是冲积平原,自然是会不断的变化的,不管是扩大,还是缩小,甚至是有了大水冲击之后,会直接移位,这些都造成了这一地区的巨大变化。

    由于是建立在冲积平原上,所以随着黄河的不断冲刷,这块冲击平原可都是有所变动的,就算这座城市的中轴线始终没有变化,但整座城市还是在不断变化,就不要说这座城市被一次次淹没之后了。

    淹没之后的重建,肯定会让城池有所变化,而唯一不变的,也只有中轴线所在的中心区域了,而这片区域,韩孔雀可没想要染指。

    水淹魏大梁城则是开、封城墙定位之始,魏惠王六年(前364年),魏国将国都从山、西安、邑(今山、西夏、县、安、邑县一带)迁至仪邑(今开、封市城内外西北一带,春秋时期称仪邑,处在卫国南部边境,与启封间以逢泽),改称大梁。

    这是今开、封城创立之始,也是开、封城墙定位于此地的开端,此后两千多年,城址没有大的变动。

    大梁城共12个城门,东为夷门(今铁塔附近),西为高门(今西城墙外约五里之地)。

    据高门和夷门间的距离及方向推算,大梁城的南城墙大约在今天相国寺前面东西一线,北城墙大约在城北四公里之处。

    从以上可以推知大梁城与今天开、封城相比较,偏向西北,面积稍大。

    虽然明知道是这样,但苦于大梁城距地表很深,而开、封地下水位又很高,给考古工作带来很大困难,古代大梁城大部分城池还是没有勘测出来,使魏大梁城成为千古谜团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况,自然是给韩孔雀带来了机会,而这样的机会,还不止这么一处。

    公元前225年,秦将王贲攻魏,经鸿沟引黄河水灌淹大梁,历时三月有余,大梁城坏,魏王假降。

    这是开、封第一次毁灭性水灾。

    历经两千多年,魏大梁城现被深埋于地下10余米。

    秦在大梁设置浚、仪县,直到南北朝时期,东魏孝静帝天平元年(534年),设立梁州,浚仪首次成为州治。

    北周武帝建德五年(576年),占梁州,改成汴州。

    据估计,此时汴州已有城池,应紧靠汴河北岸,规模不太大,比汴州城略小,而到了唐代,唐汴州城才是明清城墙的基础。

    唐德宗建中二年(781年),永平军节度使兼汴州刺史李勉,对汴州城进行了大规模的“重筑”,这次重筑又被称为筑“罗城”,主要是将汴州城的南壁往南扩充,把汴河围入城内。

    扩建后,城周长20里155步,城门7座。

    贞元十四年(798年),董晋接任宣武军节度使后,为防止盗贼沿汴河两岸出入城墙,又增设了两座水门,并让其幕僚韩愈著《汴州东西水门记》一文,专述其事。

    此东西水门即成为北宋东京内城东西墙上的汴河南岸角子门、汴河北岸角子门的前身。

    重筑的汴州城就成了明清城墙的渊源,奠定了今日城墙的基础。

    开平元年(907年),朱温取代唐朝,即后梁,定都汴州,称东都。

    后唐时期,李存勖迁都洛阳,降开封府为宣武军驻地,仍称汴州。

    936年,契丹灭后唐,立石敬瑭为晋帝,都汴,号东京。

    后汉、后周、北宋先后都汴,沿用东京称号;到金才改称南、京。

    而到了北宋,此时的东京城才是开、封城墙最辉煌的时代。

    北宋东京城是在后周的基础上逐步完善的,后周广顺二年(952年),周太祖下诏:“开、封府修补京师罗城,率畿内丁夫五万五千,版筑旬日而罢。”

    这仅是对原墙的修补,并未扩展。

    周世宗柴荣于显德二年(955年)登上里城朱雀门,命殿前都点检赵匡胤跑马圈城,尽马之力,马跑了24公里又355米。

    周世宗以马跑的范围定为外墙的范围,令人运来汜水的虎牢土筑成坚固的外城,这为北宋外城墙的辉煌打下了基础。

    宋太祖建隆三年(962年),开始扩建宫城,四角建有角楼,高楼十尺,城墙均系夯土版筑而成。

    开宝元年(968年),赵匡胤下令重修京城,将全城建成皇城、内城和外城三重城墙,城墙固若金汤。

    那时的皇城,位于北宋东京城中央略偏西北处,即今潘杨湖一带,所以,到了这个时候,虽然经过历代皇帝扩张城池,但还是有一部分没有被现代大都市覆盖。

    到了真宗大中祥符五年也就是公元1012年,将皇城改为砖砌,是北宋三道城墙中唯一的砖墙。

    皇城东西跨度1570米左右,南北跨度约900米,周长近5000米,与《宣和遗事》所载的“九里十三步”(待考)大致吻合。

    皇城内还有宫城,宫城呈一东西略短、南北稍长的长方形,其东西墙各长约690米,南北墙各长约570米,四墙全长2520米左右,与《宋史.地理志》等书记载的宋宫城“周回五里”相吻合。

    而今日城墙的规模则起始于金的南、京城,金末,为抵挡强大的蒙军,“宣宗以京城阔远难守,召高琪筑里城,公私力尽乃得成。”(未完待续。)xh2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