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

第一千二百九十五章南红

疯神狂想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金丝翼善冠上面的龙身、龙腿等部位,则采用传统的掐丝、垒丝、码丝工艺进行制作,每个鳞片均以金丝搓拧成的花丝制成,然后码焊成形。

    由于工匠焊接时火候掌握得恰到好处,如此复杂的图案装饰,却不露丝毫焊口痕迹。

    这样绝妙的技艺的确不能不令人叹为观止。

    而同它相媲美的,也只有戴在建文帝头上的乌纱翼善冠了。

    此冠出土时戴在建文帝的头部,用细竹丝编成六角形绸络状纹作胎,髹黑漆,内衬红素绢,再以双层黑纱敷面。

    冠后山前嵌二龙戏珠,冠后插圆翅形金折角两个,折角下有金质扁筒形插座,上面有浮雕升龙。

    此冠虽以细竹丝编制而成黑漆,但龙身为金丝累制,且嵌猫眼石、黄宝石各二块,红、蓝宝石各五块,绿宝石二块、珍珠五颗,龙首还托“万”、“寿”二字,堪称精美华贵。

    而另外一顶同样精美的冠,则是马皇后戴着的凤冠了, 凤冠是皇后受册、谒庙、朝会时戴用的礼冠,其形制承宋之制而又加以发展和完善,因之更显雍容华贵之美。

    这里出土的凤冠共有四顶,分别是“十二龙九凤冠”“九龙九凤冠”、“六龙三凤冠”和“三龙二凤冠”。

    四顶凤冠制作方法大致相同,只是装饰的龙凤数量不同。

    它们造型奇巧,制作精美,并饰有大量的珍珠宝石。

    由于龙凤珠花及博鬓均左右对称而设,而龙凤又姿态生动,珠宝金翠色泽艳丽,光彩照人,使得凤冠给人端庄而不板滞,绚丽而又和谐的艺术感受,皇后母仪天下的高贵身份因此得到了最佳的体现。

    “这座陵墓之中出土的酒器,皆为纯金。出了酒器,这里还有金锭,你们看,这些出土的金锭。基本是两头翘,中间凹,似船形。

    出土金锭有大小之分,大的重十两(实称370.5~380.5克);小的重二两、三两(实称71~111.5克)。成色有标明足色金者和九成色者两种。”

    一名美丽的导游小姐,指着一些金器。正在对博物馆中的游客进行介绍。

    站在导游小姐身边的是三个美女,一个一身红色长裙,不过满脸英气,看着就好像是一枚铿锵玫瑰。

    站在她身边的是一个 穿着黄色及膝短裙的美女,美女身材高挑,虽然笑容满脸,但怎看都是一身高贵,她跟旁边的红裙美人又是完全的不同风格,如果非要形容的话,她就好像是一朵富贵牡丹。

    站在这朵富贵牡丹身边的也是一个美人。身材同样高挑丰满,不过她确实一身素雅的白裙,白色长裙直至脚裸,这样的打扮,本来可以成为素雅百合,不过,这个美女的风情实在是太盛,所以她看起来就像是一朵引魂之花,妖艳、妩媚、诱惑。

    “韩孔雀就是厉害,发掘了一座大墓。就能够找到这么多东西。”秦明月虽然语气淡然,但她就是有种无意之中的风情万种。

    “这是银锭吧?这么丑。”周美人虽然看着美艳高贵,但说话却有点呆萌。

    “氧化了嘛!这样才正常。”柳絮则十分直接,充分表现了她的爽朗性格。

    “这出土的银锭都这样。像这个,银锭分伍拾两(实测1840克~1878克)、叁拾两(实测1093.5克~1145克)、贰拾两(实测725克~745.5克)、拾两(实测363.5克~373.5克)四种。

    全部为束腰形,五十两者正面下凹,周边有凸棱,背面凸鼓;三十两、二十两、十两者正面中心部分稍凹,两端呈弧形凸起。背面稍鼓。”这个时候,导游小姐见缝插针的道。

    “这些东西看多了也没意思。”周美人道。

    “我到是比较喜欢这个,这个碗不错。”柳絮指着一个东西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恐怕不是碗。”秦明月掩嘴娇笑。

    柳絮白了她一眼道:“你也不比我有文化,得瑟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可没法跟你比,你可是过目不忘。”秦明月笑的更加欢畅。

    周美人道:“难道拍电视也用得着这个?”

    三个人当中,也只有秦明月跟古玩接触的最少,柳絮是依靠博学强记,周美人是从小接受熏陶,而秦明月只是在拍古装戏的时候,才会认识一些古代人使用的器具。

    “这是花丝镂空金盒玉钵,白玉制成,高4.2、口径10.8、底径10.4厘米。敛口,圆鼓腹,平底,腹部饰变形凤纹,爪持灵芝。盂底有圆形木托,并配以金盒,整体纹饰以云龙纹和海水江崖纹为主。

    你们看着底外壁刻铭文一周文字:大明永乐元年银作局造八成色金盒一个,碟全重二十八两六钱,这是真正的宫廷实用器。”

    那个导游小姐还是十分尽职尽责的,所以只要三女不说话,她就见缝插针的做介绍。

    “这里到底有多少东西?”周美人道。

    导游小姐一脸笑容的道:“这次从地下宫殿出土了各类器物7000多件,其中有金器、银器、玉器、珠宝、金冠、凤冠兖服、冕旒、百子衣等,价值无可估量。”

    “无可估量?这个是玛瑙吧?你就说说这个玛瑙手镯值多少钱吧?”秦明月抚弄着手腕上的一只玛瑙手镯道。

    这只手镯通体血红,纯度很高,她知道在玛瑙之中,红色的玛瑙才是最珍贵的,而在这里,也有一件红色的玛瑙手镯,所以秦明月想要问一问,这件玛瑙手镯跟她的这件有什么不同。

    “这是南红玛瑙,价值做少也要五百万。”导游小姐显然对这里的每件东西都很熟悉,不管大小,也不管种类,可以说是随口就来。

    “五百万?”秦明月的笑容收敛,虽然知道这只玛瑙手镯应该不便宜,但五百万的价格,还是出乎她的意料之外。

    “这是南红玛瑙,南红玛瑙是对产自我国西南部的一种颜色艳丽、观感润泽浑厚的红玛瑙的统称,古人称其为赤琼,能够达到颜色鲜艳、少有裂纹标准的南红玛瑙来历产量很低,中国历代皇室和佛家都痴迷于收藏把玩南红玛瑙,所以价格很贵。”导游小姐介绍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看我这个呢?”秦明月亮出自己的手镯问道。

    “很抱歉,这个我就不知道了,我并不会鉴定玛瑙,我只知道这只手镯是南红玛瑙制作的。”导游小姐抱歉的道。

    “你那个不是南红,南红的产量很少,在新、疆、云、南、四、川南部、青、海、甘、肃等有产,最近几年的新料产地则主要集中在四、川大凉山、云、南保、山。”韩孔雀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她们身边,此时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红色自古寓意着喜庆,中国红一直是市场的宠儿,南红之所以珍贵,关键在于其天然形成的红色。”韩孔雀笑着道。

    “所以,我这只手镯也不错?”秦明月似笑非笑的道。

    看着无限娇媚的秦明月,韩孔雀也放松了心神,他走上前去,直接拥抱着秦明月和她身边的周美人道:“你们两个总算是记起我了?”

    “怎么着?我们不来找你,你还要一直玩失踪啊?不要转变话题,你就说我这个手镯怎么样吧?我现在怀疑它是次品。”秦明月有点撒娇的道。

    韩孔雀无奈,只得道:“当时我也不懂玛瑙,所以看着这只玛瑙手镯漂亮就给你了,毕竟南红玛瑙十分罕见。”

    南红的珍贵,首先是其颜色讨喜,其次,南红的材料稀缺、出材率极低。

    如果说,翡翠的最高境界是玻璃种帝王绿,那么,玛瑙的最高境界就是南红。

    南红的硬度在6.5-7之间,适合雕刻加工。

    优质的南红矿在清代乾隆年间曾一度绝矿,因此,藏家都以拥有一件南红物件而喜不自禁。

    “那么我这只真的是次品了?”秦明月撅着嘴道。

    韩孔雀哈哈一笑道:“你要喜欢,这只手镯就送给你。”

    韩孔雀指着展出的这只玛瑙手镯说道。

    秦明月看着身边那导游小姐差异的目光,急忙道:“算了,这个风头我可不出,要是被人知道了,还不知引起什么风波呢!我看放在这里,让所有人都看看就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想好了,这只手镯可不简单,它不止是南红玛瑙制作的,而且还是十分少见的玫瑰红。”韩孔雀笑着道。

    南红的红色也是有所区分的,业界将南红分为锦红、柿子红、玫瑰红、朱砂红、红白料、缟红料。

    其中,柿子红、稀有的玫瑰红,颜色趋于正红的锦红、樱桃红等都是品级高的颜色。

    “算了,我也不差这么一只手镯。”秦明月摇头道。

    “这只手镯真的能够卖五百万?”这个时候,柳絮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周美人道:“最近的价格增长的很厉害,不止是翡翠、玉石,像南红,质地坚固、观感润泽,雕刻的表现形式丰富,随着高品质南红作品的出现,完整性好、工艺精湛的作品,也将把近年来的南红收藏品质带到一个新的高度。”

    周美人是做珠宝生意的,自然对玛瑙很熟悉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