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

第一千六百六十一章炒冷饭

疯神狂想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通过灵识探测,韩孔雀在灵庙的下方发现了一座几乎已成废墟的石头平台,在石头平台的下方藏有许多坑洞,里面埋葬着许多战马的骨灰和遗骨。

    仔细看了看,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,不过,从战马遗骸的数目来看,这里的主人地位非同寻常。

    韩孔雀判断,这个石头平台应该就是一座宫殿,或者是一座陵墓的原始地基。

    在灵庙内,韩孔雀还发现从上面看为“凸”形的、高约40厘米的石壁,上面有烧火的痕迹,基坛的周围发现了埋灰用的坑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韩孔雀心中已经有数,这里可能不是成吉思汗陵,而就算有陵墓,也不会在这一片。

    虽然有了这样的想法,不过,韩孔雀还是仔细寻找了一下,韩孔雀以灵庙为中心,一圈一圈的向外寻找,等到达了灵庙的南侧,韩孔雀还找到了刻有作为皇帝象征的龙形花纹的香炉,这与14世纪波斯历史书的记载相一致。

    等到寻找出去了,等到跑出去了十公里,韩孔雀他们才再次有所发现,这里的陵墓很多,可以说在密集分布。

    韩孔雀知道,这里的陵墓是各个时代的蒙古首领陵墓,那些陵墓就是美国人最先发现的,而通过这种种迹象表明,这里应当有传说已久的成吉思汗陵墓。

    当然,也只是应当有,是不是在这里,那就只有天知道了。

    一位帝王,一位自视甚高的帝王,他做出任何选择,都是正常的,所以不跟历代首领葬在一起,实在是很正常的事情。

    所以,具体在哪里,肯定是不容易找到的,如果那么容易找到,成吉思汗陵墓也不会沉寂八百多年而不被人发现。

    “在这里,真的能找到了成吉思汗陵墓么?”金妖问道。

    “灵庙从宋元时期就开始出现了,宋代的每个墓区都会建立一个灵庙,用于后人祭祀。”韩孔雀道:“发现灵庙有可能找到陵墓,但这次是不是真的发现灵庙,还很难说。”

    “刚才那不是灵庙?”黄山奇怪的问道。

    韩孔雀摇了摇头道:“单凭这些遗存,是不能认定成吉思汗陵的位置的。”

    看他们不明白,韩孔雀再次道:“不仅仅是成吉思汗陵墓,元代的14位皇帝陵墓,至今都未曾被发现,这是元代皇家秘葬制度造成的。”

    “成吉思汗陵墓难道真的是一个永远无法揭开的秘密?”木灵有点遗憾的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这里发现了一座灵庙,不管是哪位皇帝的,肯定会有一座吧?”金妖道。

    韩孔雀摇了摇头道:“元代的墓葬制度很特别,所以看到了灵庙并不意味着找到陵墓,要不然不会一座元代帝陵都找不到,当然,这里面也有这里的原住民阻扰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韩孔雀知道,当年蒙古国总统巴嘎班迪访华时,中央电视台记者水均益在采访中,曾特地向他提起陵墓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巴嘎班迪的回答很巧妙:“成吉思汗在他的遗嘱里说道,让他的陵墓永远不让世人知道,我们遵循成吉思汗的这一遗嘱,我认为,成吉思汗陵墓在什么地方就在什么地方,这并不重要……让它永远成为一个谜底似的问题,使那些愿意猜谜底的人继续猜这个谜底吧。”

    在这里看了一圈,韩孔雀就知道,日本人挖掘的宫殿遗址,并不是成吉思汗陵。

    最近一段时间,国内外一些新闻媒体,对寻找成吉思汗陵墓的活动十分感兴趣,有的报道甚至声称,日本和蒙古国联合考古队最近已在乌兰巴托附近找到了成吉思汗陵。

    韩孔雀现在知道,这根本就是一种炒作,这根本就是某些国外考古队为扩大影响在造势,实际进展并不大。

    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去世有差不多八百年了,成吉思汗陵就一直受到人们的关注,寻找成陵的活动就没有中断过。

    近十几年来这种活动更是逐渐升温,匈牙利、波兰、美国、日本、意大利、德国、法国、加拿大、俄罗斯、土耳其、韩国等十多个国家都投入了大量人力、物力,开展了成吉思汗陵的寻找工作,基本上都无果而终。

    其中,美国与外蒙国的联合考古队,利用先进设备寻找3年也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关于成吉思汗的秘葬地,有多种说法和多种记载,但大多属传说,其真实性有待进一步考证。

    可以肯定的是最近的“日蒙联合考古队”在乌兰巴托附近,发掘的只是一个宫殿遗址,并非成吉思汗陵。

    根据游牧民族的丧葬习俗,成吉思汗不会被葬在宫殿里或其附近的。

    成吉思汗有春夏秋冬四季斡尔朵(蒙语意为宫帐或营地,也称鄂尔多),每季换一个斡尔朵居住。

    日本和蒙古国联合考古队发掘的,只是其中一个营地的宫殿建筑遗址。

    日蒙联合考古队虽然语出惊人,但从目前的情况判断,日本人挖掘的宫殿遗址,并不是成吉思汗陵。

    八百年来,全世界的考古学家都想知道,一代天骄成吉思汗的陵墓在哪里,然而几支世界有名的考古队接连“败走麦城”。

    “如果说谁找到了打开成吉思汗陵墓之谜的钥匙,那么肯定是日蒙考古队了。”转悠了一圈,又回到了灵庙的附近,所以木灵有点感叹。

    “这个可不一定,如果灵庙身份得到确认,那么将会在灵庙方圆12公里范围内,锁定成吉思汗的陵墓,但是,就算是这样,也不能说是日本人的功劳,而这里其实早就被人发现了。”韩孔雀一边探查着灵庙地下的情况,一边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日本人发现的?”木灵奇怪的问道。

    韩孔雀是在寻找这座灵庙到底属于谁,这一点至关重要,要是能够确定这座灵庙是成吉思汗的“灵庙”,那么它将比“特洛伊”考古和图坦卡蒙陵墓的发现更加激动人心,或许就会成为21世纪最伟大的考古发现。

    在25米方形的基坛上,约11米见方的范围内,韩孔雀发现了作为灵庙遗存的基石和柱穴,因为没有发现瓦和砖,所以推测上面所建应该是帐篷。

    研究了一会儿,韩孔雀认为,这个石头平台应该是是一座宫殿的原始地基。

    基坛的周围发现了埋灰和马骨的坑,韩孔雀认为这是为祭祀而烧马等“烧饭”仪式的证据,这与中国史书的记载一致!

    虽然有着这么多的发现,但却没法认定是祭祀成吉思汗的灵庙,所以陵墓并不能锁定在方圆十二公里范围。

    “这里其实早就被人发现了,日蒙考古队在其实不过在‘炒冷饭。”又转悠了一圈,没有任何发现,韩孔雀才失望的道。

    “这的被人发现了?会不会被别人先发掘了?”金妖道。

    “其实日蒙联合考古队,只是找对了成吉思汗陵墓所在的大致区域,而这个区域,早在1925年就已经被前苏联专家确认过了。”韩孔雀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区域就是《元史》上记载的‘起辇谷’。”韩孔雀随手从空间里拿出一本《元史》,只一下就翻到了“本纪”的记载:“寿六十六,葬起辇谷”。

    “起辇谷”位于蒙古首都乌兰巴托东面,南北走向的肯特山脉的最南端,是一座东西走向的支脉。

    传说,成吉思汗灵车行到此地,深陷泥中,众人跪拜,随后大呼“起辇”,灵车果然启动,“起辇谷”由此得名。

    但是据韩孔雀研究,“起辇谷”是纯粹的音译词,在元代这座山叫“曲邻居”,译成汉语时取了一个中国味十足的谐音“起辇谷”。

    早在上世纪20年代,前苏联蒙元史专家夫拉基米尔.佐夫,就曾对这一地区做过考察,并在1925年写成《语言和考古调查报告》一文,确认成吉思汗的陵墓就在这里。

    为什么成吉思汗要选择曲邻居山作为葬地呢?

    原来这里是成吉思汗成就天下霸业的——当年成吉思汗第一次称汗建立自己的牙帐斡儿朵,就在此处。

    因此,下葬于此,是神圣而具有纪念意义的。

    在1982年出版的《中国历史地图集—元朝分册》的地图上,就已经明确标出了曲邻居山的方位。

    “所以成吉思汗陵应在方圆百里之内,具体在那一边,还需要继续考证。”韩孔雀最后道。

    此次日蒙考古队宣称将成吉思汗陵锁定在方圆10里之内的主要依据,是发现了灵庙、祭坛和殉马坑,并且还出土了龙形花纹的器具,这跟韩孔雀发现的带有龙形花纹的香炉一样。

    而韩孔雀认为,单凭这些遗存,是不能认定成吉思汗陵的位置的。

    《元史—祭祀志》记载,皇帝下葬起辇谷后“送葬官三员,居五里外。日一次烧饭致祭,三年然后返”。

    因此,通过地表祭祀遗存锁定陵墓理论上是可行的,关键问题是,自从成吉思汗下葬此处后,所有元朝皇帝都是密葬此处,每位都要设祭,又如何认定是成吉思汗的墓葬呢?(未 完待续 ~^~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