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

第五百二十五章不安

疯神狂想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银器年岁长了,氧化的很厉害,现在已经通体乌黑,这样东西,不用太过认真看,就知道是真品。

    当然,韩孔雀看的,可不是这些银器黑不黑,而是它们的工艺。

    如果造假,用沁黑液做旧很容易的,如果没有沁黑液,可以考虑药店去买硫磺粉,开水溶解硫磺粉把银子泡进去一会就黑了。

    如果在不方便,还可以用硫磺香皂慢慢泡,也能起作用,还有就是温泉水,把银首饰泡到温泉里,银饰也是会变黑的,不管用哪种方法,都要用开水加硫磺侵泡,形成硫化银,这样才有复古效果。

    侵泡完了后,会整体发黑,不需要黑的地方,可以用细砂纸打磨在抛光,有洗银水更方便了,快速侵泡后拿出,清水洗净在抛光,这就省却了打磨的麻烦,能更省力一点。

    如果遇到外行,这样做是很容易蒙骗人的,但如果是内行,这样做就一点用处都没有。

    金银实际上是不能做旧的,它和铜还有陶瓷一类的东西是不一样的,因为金银器不管你怎么做旧,只要在酸里面一泡,它就恢复了原样。

    “十六件南宋银器,可分开拍卖,也可以一块拍卖,如果两者都有,以整体拍卖为先,拍卖底价为每件一万块,现在有意的老板可以出价了。”年轻人并不是专业人士,所以也不会烘托气氛,他只是干巴巴的做了介绍,立即开始拍卖。

    “小韩,你要不要?”江林问道。

    韩孔雀没有在上面发现铭文,所以他摇了摇头道:“我手里有一批古代金银器,如果你喜欢。那就拍下。”

    “就知道你好东西多,那我可出手了?”江林道。

    韩孔雀点了点头,没有在说话,两个人交流的几句话,韩孔雀已经明确表明这是真品。让江林可以放心拍下。

    “十六万。”江林还没有出价,就有人第一次报价了,报价的是一位老人,看样子就是专业的鉴定师。

    江林道:“二十万。”

    “二十二万。”出价的是刚才跟他们说话的儒雅中年人。

    “二十三万。”

    “二十四万。”价格跳跃的很厉害,不过这些价格,远远没有达到这批银器的真实价值。

    这么一批银器。而且是成套出现,价格自然要高一些。

    江林想了一下道:“三十二万。”

    三十二万,已经是一件银器两万元了,那么小的银盏,两万元一只已经是绝对的高价,除非遇到了喜欢收藏这种东西的大老板。否则应该是没有人在出价了,毕竟这里是黑市,如果价格太高,就没必要在这里买了。

    来这里的人,大都是以营利为目的的商人,他们是绝对不可能亏本做买卖的,所以就算东西再好。不能给他们带来利益,他们也是不会出手的。

    第一次拍卖,江林就以三十二万元的高价,拍下来了十六只银盏,这让江林有点旗开得胜的感觉。

    江林的秘书去后台转账,而那位主持拍卖的年轻人再次走上了前台。

    这次随着他走上前台的人数很多,所以带上来的东西就更多了。

    第一次拍卖就旗开得胜,让那位年轻人喜笑颜开:“这次还是银器,也更加精美,里面有双鱼盘、汤匙、筷子还有杯子。这很明显又是一套银餐具。”

    看到下面的人再次被吸引,年轻人明显比刚才要沉着,他直接拿起一只银色的精美盘子,虽然有点发黑,但从一些纹路上。还是能够看出制作工艺很精湛。

    “银器,双鱼盘,重115g尺寸直径17.5cm,总数三十八件,配合上筷子、汤匙和杯子,已经足够用来大宴宾客,这种成套出现的古老银器,绝对不可多得,有兴趣的老板,可以上来看看了,这次的东西比较多,诸位有十五分钟的时间仔细鉴定。”

    这批银器有一百多件,有双鱼盘38件、匙22件、箸23双、杯20件。

    韩孔雀又上去鉴定了,他还是只能从别人挑剩下的东西上鉴定,所以他核子能拿起一双筷子细看。

    从数量上可以看出,在南宋时期,金银器已有批量生产,以满足更大的日常生活需求,而且整批银器制作精美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制作精美的银器筷子上面,根本没有錾刻铭文,虽然没有铭文,但这批银器还是很珍贵的,这一点并不能因为数量的原因,让它价格变低。

    也许是因为银器比较多,很快韩孔雀就拿到了一只双鱼盘。

    这只双鱼盘,盘宽折沿,浅弧腹,平底,盘内底贴首尾相对的模印双鱼,盘壁厚润晶莹,有细开片,游鱼刻划精美自然,这又是一批难的的精品。

    最为难的的是,韩孔雀在这批双鱼盘上发现了铭文,韩孔雀仔细辨认了一下,立即惊讶了“彭城冯将士工夫”,看着这七个铭文,韩孔雀心里有了一丝不妙的预感,他好像忽略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这次韩孔雀没有看看就走,而是把剩下的所有银器,全都看了一遍。

    宋朝流行文字刻铭,两宋金银器物流行文字刻铭,内容与唐代不同,纪年款识很少,而打印或錾刻店铺、产地、工匠名字增多。

    这显示出当时商品经济已十分繁荣,以文字刻铭维护商品信誉,如江、西彭、泽易氏八娘墓中的银梳刻有“江州打作”铭,安、徽六、安南宋墓出土的银勺、银胭脂碟上压印“顾玉郎”款。

    四、川德、阳孝、泉镇窖藏和福、建邵、武故县窖藏出土的器物中也有类似的刻铭。

    而这一批银器,最重要的是标示出来产地彭城,韩孔雀现在对这两个在可是极度敏感,所以再次看到这种刻款之后,心里立即有了决定。

    “这批银器相信各位都很满意,因为这些盘子杯子上都有铭文,这样的正宗南宋银器,而且一次出现这么多,我想在坐的各位没有人会不想收藏,所以这次无底价拍卖,诸位老板可以出价了。”年轻人高举着一只双鱼盘,大声喊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一百万。”一个清脆的女声首先响起。

    韩孔雀看过去,是那位儒雅中年人身边的一位少女,看那样子女人的年岁不大,最多也不二十四五岁,一头短发,让她看了起来英姿飒爽,英气逼人。

    “这位小姐出价一百万,还有没有人出更高的价格,如果没有,这批精美银器就属于这位小姐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百一十万。”

    “一百二十万。”

    “一百三十万。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很快价格就被顶到了两百万。

    “两百三十万。”江林也出价了。

    “两百三十万了,还有没有人出价?”

    “两百五十万。”

    “两百八十万。”江林再次出价。

    到了两百八十万,如果买回去贩卖,利润就比较薄了,虽然这批银器十分精美,但这毕竟只是银器,如果使用现代工艺打造,一只双鱼盘不会超过三千块。

    “两百八十万第一次,两百八十万第二次,两百八十万第三次,成交,还是这位老板竞拍成功,请派人去后台转账,这批银器现在您就可以拿走。”

    这一批银器,最后还是落入了江林手中。

    这次他花费了两百八十万,价格平均起来虽然和第一次的那批银器差不多,但这次的质量可不如上次的好,就算里面有三十八件双鱼盘,也比上次的价格高了不少,因为筷子和汤匙明显不值多少钱。

    本来韩孔雀想要出手,不过在看到江林势在必得之后,他也就没有出价,江林得到了,他也可以借来研究一下。

    这次拍卖行,这些盗墓贼好像跟银器扛上了,接下来还是各种银器,里面有妇女的梳妆用具、首饰类、银奁,内装银制的粉盒、胭脂碟、粉盂、粉缸、胭脂罐等。

    等这批零散的首饰拍卖出去,他们又上了一大批银饰。

    这次则是鎏金银钗28件、鎏金银簪16件、双箍面银钏2件、麒麟形鎏金银饰1件、蝴蝶形鎏金银饰3件、花形鎏金银饰1件、银钗杆8件。

    有了先前的铺垫,所有人再看到大规模成套出现的银饰,已经没有了太多惊讶。

    这些首饰现在只能用来收藏,已经没有使用价值,所以价格也不会太高,最后这批首饰,被一位老者以九十八万的价格收到了手。

    拍卖完了饰品,接下来就是器物,而拍卖的还是银器,最多也是一些鎏金器。

    到了这个时候,韩孔雀已经是只看不想买了。

    这批器物很多都是采用双层(即带夹层)、重瓣、高浮雕等新颖的工艺,充分显示了当时工匠的精湛技艺。

    器皿做成双层是两宋时期比较流行的工艺,其中的鎏金八角碗,乳钉纹鎏金银盏、双兽耳乳钉纹鎏金银盏等,都是有内、外壁的夹层器物。

    重瓣的作法别具一格,这里又出现一批花型银盏,整体如花形,盏心有一层或多层花瓣,主要装饰特征即为重瓣作品。

    出现了这么一批精美的银盏,已经完全引爆了场中的热情,但在这种热情当中,却已经有了一丝不安的气氛。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起点(qidian.com)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手机用户请到m.qidian.com阅读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