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章 我有个朋友

西北射天狼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“石先生,我美吗?”

    妩媚的女子,慢慢走到石阳身前,她身体微微前倾,给人一种压迫感。

    诱人的香味,钻入石阳的鼻子。

    轻柔的声音,听的足以让人的骨头都酥了。

    说话的同时,妩媚的女子向着石阳身上贴去,那诱人的红唇,向着石阳吻去。

    “小姐,请你自重。”

    眼前的女人好看是好看,但石阳已经是有妇之夫,加上司空雪对自己很好,虽然动了心思,但想到司空雪。

    石阳直接推开了贴过来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石先生,你推疼人家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她的手,直接向下一探。

    这一下,石阳措不及防。

    石阳脸色一变,直接加重了手上的力量。

    哗啦啦……女人撞到桌子,导致饭菜洒了一地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是太监?”女子有些气愤的指着石阳,随后一扭身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司空凤英脸色难看的看着回到小包间的女人。

    女人脸色同样有些难看的看向司空凤英,“司空小姐,你是耍我吗,那个垃圾就是一个软蛋。”

    司空凤英皱眉问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他根本就不行,是个假太监,你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舒心阁中,石阳的脸色同样有些难看。

    对于男人来说,有一种痛,是旁人根本无法体会的。

    就在石阳和司空雪结婚的那天晚上,石阳以为自己可以成为真正男人的那个晚上。

    他的身体,出现了问题,司空雪为此还好好安慰了石阳一番,并且说要给石阳找最好的医生看病。

    可这种病,石阳又怎么好意思去看。

    小包间中,那个妩媚的女人已经离开,司空凤英皱着眉,“你给我的药是不是有问题?”

    “凤英姐,我可不敢骗你,吃了那种药,就算是太监也会成为真男人。”

    另外一人问道:“凤英姐,现在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照样把视频发过去,不过要先把视频处理一下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司空凤英的手机传来提示声,她打开手机,发现自己的银行卡里有一笔入账信息。

    看着卡上多出来的三十多万,她知道石阳已经买了单。

    今天这个局是司空凤英安排的,而石阳付账时用的刷卡机也是司空凤英提供的。

    司空凤英把服务员叫来,结了舒心阁应该付的钱,又给了一笔小费,然后开始和自己的朋友们处理视频的问题。

    在司空凤英想着如何在司空雪面前诋毁石阳的时候,石阳已经离开了舒心阁。

    有钱了,石阳心里那种因为贫穷带来的自卑已经消失,可是身体上的问题,却让他有些郁闷。

    石阳想了又想,终于做出了决定。

    雄风医院,专门为男性解决疑难杂症的医院。

    “石阳8诊室就诊。”

    听到自己的名字,石阳急忙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刚刚进入诊室,石阳的眼中一亮。

    就诊的医师,是一位标准的大美女,比司空雪都不差。

    尤其是身材十分火辣,这位医生看上去也就二十多岁的年纪,不像普通医院那样穿着白大褂。

    而是穿着一条深V的白色长裙,一眼看去,十分晃眼。

    顾雨青扫了石阳一眼,“大夏天的,带着口罩不热吗,摘了,医生讲究的是望闻问切,把眼镜也摘了,你这样我看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虽然很难为情,但既然是来看病,石阳也只好摘了眼镜和口罩。

    “啧啧,还很帅吗?”

    顾雨青一双仿佛会说话的大眼盯着石阳看了又看,这个女人的目光带有极强的侵略性,让石阳有些窘迫。

    “还害羞了,说说吧,什么情况。”看到石阳低头,顾雨青心中有一种别样的成就感。

    “我有一个朋友,让我帮他问问,站不起来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什么站不起来?”顾雨青指了指石阳,“那吗?”

    这一指,让石阳更加难堪。

    “我是医生,你对我不能有隐瞒,还有一般到这里说什么朋友,兄弟的,其实都是自己。”

    听到顾雨青的话,石阳很后悔自己来了医院,但既然已经来了,石阳也只好硬着头皮说下去。

    “就是那。”

    顾雨青盯着石阳看去,“什么时候发现的这个问题?”

    “最近三个月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顾雨青盯着石阳问道:“以前有过那方面的经验吗?”

    面对顾雨青的这些问题,石阳已经有些无地自容,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和五姑娘约会过吗?”顾雨青晃了晃自己葱白的小手。

    石阳尴尬的摇头,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顾雨青站起来,正色道:“石先生,我是医生,这件事你必须要和我如实说,这对于接下来的诊断和治疗都是必要的。”“真的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。”顾雨青点了点头,慢慢向石阳走了过来,“我先帮你把把脉吧。”

    顾雨青走到石阳身前,她有一米七的个头,只比石阳矮半个头,此时距离近了。

    一股芳香扑鼻而来,当看到顾雨青伸手向着自己的下身探去,石阳有些懵。

    当看到顾雨青真的和先前在包间的女人做出了一样的举动,石阳急忙一把抓住了顾雨青的手腕。

    “医生,把脉不应该是手腕吗?”

    顾雨青抬头瞪了石阳一眼,“哪里有病,就要给哪里把脉,你还要不要看,不看的话,出去,我还有别的病人。”

    顾雨青说的义正言辞,可石阳感觉这种把脉方式真的很不靠谱。

    咔吧,就在这个时候,房门被人推开。

    一名身穿白大褂的医生走了进来,进来的医生一愣,然后看向了顾雨青,“雨青,你怎么在这?”

    顾雨青上前抱住医生的脖子,“张姐,我见你闹肚子,这不帮你看几个病人吗?”

    “胡闹,小心我告诉你爸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简单的问了一些情况,就让他们继续等叫号了,也就和这位小哥哥多聊了两句。”

    说着顾雨青快速的拿起笔写下了一个手机号码,然后塞进了石阳的手里。

    “我叫顾雨青,同样是学医的,想让我帮你治病,给我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石阳看着顾雨青的背影,心里万马奔腾,是草泥马的马。

    张医生看向石阳说道:“小伙子,雨青是从国外留学回来的,对咱们国内的礼数不太懂,你别怪她,我先帮你看,坐吧,说说什么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你妹啊我说。”石阳心里骂了一句,看向张医生说道:“我还有点别的事情,今天就不看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石阳急忙离开。

    “到国外留学之后,就这么开放了吗?”

    “那司空雪呢?”

    虽然司空雪今天才离开,但不知道怎么,石阳有些想司空雪。

    吱嘎,正在石阳出神的时候,一辆红色的保时捷停在了石阳身前。

    车上,顾雨青看向石阳抛了一个媚眼,“小哥哥,是不是在想我啊,想不想治病,想的话上车,我带你回家,慢慢帮你治。”

    对于戏弄自己的顾雨青,石阳没有任何好感。

    他只是看了顾雨青一眼,直接转身向着公交站那边走去。

    “一个残疾,脾气还不小。”顾雨青撇了石阳的背影一眼,直接驱车离开。

    二十多分钟之后,石阳来到了龙行。

    父母留下的信中说,在龙行的保险库中,还有东西留给自己,石阳很想知道,父母还给自己留下了什么。

    龙行,国内最大的银行,在世界之林,也是行业之中的翘楚。

    如今有另外两家国际性的大银行,一直和龙行争世界第一银行的名头,不过众说纷纭,至今也没有详细的数据证实到底哪家银行实力最强。

    而在龙行之中的保险库,不同于普通银行的保险柜。

    龙行的保险库面积小的都是一百平,甚至还有上千平米的保险库。

    石阳抬头,心中升起一股豪情来,他在龙行之中,有自己的保险库。

    只是不知道,里面都有些什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