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章 吕雁

西北射天狼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八十八层的大厦,云海地标性的建筑,这里就是龙行在云海的分部。

    石阳的目光从大厦顶端收回,然后深吸了一口气,向着龙行大厦走去。

    石阳进入龙行大厦,径直走向一名身穿职业装的女人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,看样子在二十七八左右的年纪,和其余的银行职员不同,她身穿的并非黑色小西装,而是米白色的小西装。

    在石阳看来,她的身份应该更高一些,当然还有重要的一点,这个女人非常漂亮。

    “姐姐你好,我想问一下,想看自己的保险库需要什么流程?”

    长相甜美的吕雁稍微一愣。

    石阳身上穿的是地摊货,哪怕司空雪想要买好衣服,但都被石阳拒绝了,不过龙行内部的工作人员,有着极高的职业素养。

    更何况是龙行分行行长的吕雁。

    吕雁甜甜一笑,“先生,你带卡了吗?”

    石阳点了点头,“带了。”

    吕雁再次一愣,出于职业操守,吕雁本能的进行了询问,但她没想到石阳竟然说带了卡。

    虽然有些富豪喜欢低调,可吕雁看的出来,石阳这一身衣服,不是为了低调,他本身就是如此。

    更何况,石阳身上,并没有那种有钱人该有的气场。

    吕雁在这个年纪,就能成为龙行分行的行长,和家室有关系,但和她的个人能力同样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。

    她的一双眼不会看错,石阳不是有钱人。

    不过吕雁也没有因此对石阳有什么不满,她再次微笑着,“先生,能不能让我先看看你的卡。”

    石阳点了点头,然后把那张银行卡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至尊龙卡!”

    当看到石阳手里的银行卡,吕雁神情瞬间大变。

    这是龙行发行的至尊龙卡,这种卡的发行量在全球范围内,不过一百张。

    每一张卡的主人,在世界这个大舞台上,都有着莫大的能量。

    吕雁如何也没想到,眼前这个年轻的大男孩手里竟然有着一张至尊龙卡。

    石阳看到吕雁表情的变化,当即问道:“姐姐,这张卡有问题吗?”

    吕雁急忙说道:“没问题,先生请您跟我到这边来。”

    吕雁带着石阳,走过vip通道,然后来到了一部电梯前,“先生,这部电梯需要您用卡在这里刷一下,然后再通过指纹锁才可以打开。”

    你和您字,一字之差,但吕雁的态度已经是天壤之别。

    先前,她是出于职业的礼貌回答石阳的问题。

    但现在,吕雁在不知不觉中,已经流露出一种对石阳的敬畏。

    这种细微的变化,同样被石阳感觉到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钱,带来的好处吗?”

    石阳心里想着,然后按照吕雁所说,刷了卡,然后通过指纹解锁,电梯这才打开。

    电梯打开的一瞬间,石阳有些懵。

    这哪里是电梯,石阳和司空雪的卧室,也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要知道,石阳住的是紫金山别墅。

    电梯内部,有沙发,电视,冰箱,竟然还有一张双人大床。

    尤其是,电梯的内壁,是一整块巨大的玻璃,一眼就可以看到不远处的海滩。

    “先生,请。”

    吕雁身为龙行分行的行长,在整个云海,她跺一跺脚,云海都要颤三颤。

    在云海,除却龙行的员工,也唯有一些真正的上流人士,才见过吕雁本人。

    吕雁平时,也会乔装成大厅经理,到一楼处理一些业务。

    但今天,是吕雁第一次对一个人,产生了好奇。

    石阳,看上去只是长的有些帅气的大男孩,从身上气质去看,应该是穷苦人家的孩子。

    可就是这样一个人,手握至尊龙卡,这种巨大的反差,让吕雁更想知道石阳到底是何方神圣。

    当石阳进入电梯,吕雁同样进入了电梯里面,“先生,您把卡放在这个卡槽里,电梯才会关闭,然后自动到达保险库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石阳照做,电梯自动闭合,然后开始缓缓上升。

    “先生,还没请教您的姓名。”

    石阳笑了笑,“姐姐,你就不要用您这个敬称了,我叫石阳,石头的石,阳光的阳。”

    “坚如磐石,暖如阳光,好名字,石先生定然是心性坚韧不拔,乐观开朗之人。”

    被吕雁如此一说,石阳心情莫名好了许多,吕雁所说不错,若石阳心性不够坚定,不够开朗乐观,他也不可能在父母失踪后,仍旧能够考上大学,并且勤工俭学至今。

    “姐姐,你叫什么?”

    吕雁甜甜一笑,“吕雁,您认为这个名字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九鼎大吕,沉鱼落雁,姐姐肯定身份尊贵,至于美貌,那就不用多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,您真会说话。”吕雁也笑了,“您喝点什么,红酒还是茶?”

    石阳愣了愣,“姐姐,电梯很慢吗?”

    吕雁笑了笑,“这里的电梯,可快可慢,同样可以停下观赏外面的风景,即将日落,这里的风景很好看,不知道您想不想看?”

    “姐姐,你就别一直用您了,我听不惯,如果姐姐想看,那就喝茶吧。”

    或许是在进入龙行时,从吕雁的眼中没有看到很多人看向自己的那种鄙视,石阳很愿意多和这个叫吕雁的女子相处。

    吕雁,浑身散发着独特的女人味,有点淡淡的柔,给人很舒服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好,那就喝茶。”吕雁淡淡笑着,很快沏好茶,然后微微弯腰将茶水倒进了石阳的茶杯中。

    在吕雁弯腰的这一刹那,石阳感觉自己的眼被晃了一下。

    一刹那的恍惚,让石阳如坠云雾。

    吕雁将茶倒好,抬头的瞬间,石阳如同犯错的孩子一样,急忙收回目光,脸上不由有些发烫。

    这一幕被吕雁看在眼内,她心中的好奇更多了一些。

    吕雁按下一个按钮,电梯停下,外面风景一览无余。

    看着石阳喝茶的样子,吕雁确定,石阳不怎么喝茶,对喝茶之道应该也不懂。

    一个拥有至尊龙卡的人,怎么可能会这样?

    这个叫石阳的年轻人身上,到底有什么秘密?

    吕雁的心里,如同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,越来越痒。

    而电梯中的谈话,吕雁占据了主导。

    吕雁没有直接去问石阳为什么拥有至尊龙卡这种脑残问题,只是旁敲侧击,打探着石阳的生活。

    石阳,已经接触了社会,但吕雁的问题,并没有引起石阳的任何反感。

    “一个即将开启大四生活的学生,越来越有意思了,尤其是,很帅。”

    吕雁的脑海中,突然就冒出了一个想法。

    此时,夕阳西下,在海边倾斜的那轮红日,将海水染成绚烂的色彩。

    “从这里看云海,原来是那样的美!”

    石阳站在巨大的玻璃面前,他面朝大海,心潮澎湃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在龙行拥有保险库,他又如何能够看到这番景象。

    这些,都是钱带给他的最直接好处。

    站在高处,石阳突然间伸手,他向前抓握,似乎想要握住什么。

    吕雁注意到石阳的这个小动作,有些疑惑的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石阳笑了笑,他刚才,突然有一种冲动,想要挥斥方遒,握住天下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带我去保险库吧。”

    吕雁轻轻浅笑,然后重新启动电梯。

    吕雁同样很享受和石阳共处的时光,很纯粹,没有勾心斗角。

    她甚至有些担心,如果再继续呆下去,自己是不是会做出一些越线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很快,电梯停下。

    吕雁看向石阳,一双美眸中含着笑意,“我在这里等。”

    龙行的规矩,只有保险库的主人,才可以进入保险库,其余人没有得到主人允许时,不得入内。

    虽然和吕雁相谈甚欢,但保险库中涉及到父母留下的财产,具体是什么,石阳也不清楚。

    他独自走出电梯,电梯门直接关闭。

    此时两扇朱红色的大门出现在石阳的视线当中。

    而在大门两侧,两头栩栩如生的石狮子,傲立当场。

    石阳没想到,在楼上,竟然还有这样的建筑。

    石阳走上前去,找到指纹锁,然后轻轻将大拇指按了上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