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章 人善被人欺

西北射天狼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当石阳的手指松开,两扇大门慢慢向内打开。

    石阳有些激动的盯着前方看去。

    这里是龙行大厦的顶层,在和吕雁交谈的过程当中,石阳知道,楼层越高,代表拥有保险库的人身份越尊贵。

    自己的父母可以在顶层拥有这样的保险库,那身份地位,必然也是十分了得。

    透过敞开的大门,石阳向里面看去,让石阳有些诧异的是,他根本没有看到什么,只是一个空空荡荡的巨大院落。

    “或许东西都在里面。”

    石阳深吸了几口气,然后迈动了脚步。

    当石阳踏入大门的一刹那,石阳脸色稍微变了变。

    他急忙把背包取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石阳盯着背包之中的那本书看去。

    此时这本书散发着淡淡的金光,与此同时,在空荡荡的巨大院落之中,同样是金光灿烂。

    只是除去这些金光,再没有别的东西出现。

    “这本书和这里的保险库有联系?”

    这点,几乎是可以确认的,但具体有什么样的联系,石阳又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石阳将散发着金色光华的书本拿在手里,然后进入了巨大的院落之中。

    大概过了十秒左右,书本上的金光和院落中的金光都已经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到目前为止,石阳依旧没有看到院落中出现别的东西。

    只有空荡荡的地面,十几分钟后,院子中没有任何变化。

    这里很大,但因为视野开阔,石阳根本不用怎么仔细搜索,十几分钟的时间,石阳确认,自己已经看遍了自己拥有的保险库。

    “空的。”

    石阳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,可开始书本和院落中出现的金光,让石阳意识到,这件事并没有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“难道……”

    石阳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,这本书上,现在有着拳法和步法。

    并且只有将拳法和步法掌握之后,才能够看到更高深的内容。

    “或许,只有我将拳法和步法完全掌握,这里的保险库才会露出真面目来。”

    虽然想到了这点,但石阳接下来又做了另外一个实验。

    只见石阳咬破手指,将血珠滴落到地面上,结果根本没有出现任何新的变化。

    随后,石阳又跑到门口处,将鲜血滴落到大门上,依旧没有出现新的变化。

    做了几次尝试,石阳并没有继续尝试下去。

    “看来,有必要快点练练拳法和步法了。”

    石阳关闭了大门,然后重新打开了电梯。

    “姐姐,让你久等了。”

    石阳没想到,吕雁竟然还等在电梯里面。

    吕雁笑了笑,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很快,石阳已经离开了龙行大厦,而回到办公室的吕雁,则是皱眉思索着。

    “石阳,三个月前和司空雪结婚了,真是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吕雁,至今单身,她已经对石阳有了一些想法,只是刚刚得到的一手资料,让她有些小小的郁闷。

    离开龙兴大厦的石阳,并没有急着回家。

    现在,他急需要找到一个地方,然后安心练功。

    在紫金山别墅和司空雪的家人住在一起,想要练功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石阳打了一辆车,直奔观海别苑的售楼部赶去。

    观海别苑,云海最好的别墅区,没有之一。

    石阳和司空雪结婚之后,经常被司空凤英羞辱,而司空凤英最想住的地方,就是观海别苑。

    根据司空凤英所说,如果不是因为石阳,她是有机会住进观海别苑的。

    因为,云海的一位富家公子,在观海别苑有自己的别墅,并且是司空雪的追求者之一。

    也因为如此,石阳对观海别苑也有了一些了解。

    紫金山别墅区和观海别苑相比,就是一天,一个地。

    紫金山别墅,最好的户型,价格也就在五百万左右,但观海别苑,最次的户型都要两千万。

    这对于云海这样的城市来说,就是天价。

    二十多分钟之后,石阳已经来到了云海别苑售楼部。

    只是并没有人接待进入售楼部的石阳。

    反而是被里面的售楼小姐以鄙夷的目光注视着。

    在这种高档的别墅售楼部工作,察言观色都是基本功。

    石阳年纪轻轻,穿着一身地摊货,谁也不认为石阳会是来买别墅的。

    “大姐,你做什么?”

    就在石阳刚想去找一名售楼人员询问情况的时候,在石阳身后的一名保洁人员,毫不客气的用拖布在石阳的鞋上拖了过去。

    四十左右的保洁人员,轻蔑的撇了石阳一眼,“拖地,看不到吗?”

    这种眼神,石阳见的太多了,他已经习惯,懒得去计较。

    石阳不再理会这名保洁人员,而是直接向一名售楼人员走去。

    只是石阳刚刚走出两步,田荷花快步走到石阳身前,将拖布直接压在了石阳的脚上。

    石阳盯着田荷花看去,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田荷花伸手在石阳的身上抹了一把。

    “真恶心,脏。”

    田荷花眼中带着深深的鄙夷,然后把手套摘下来,扔进了垃圾桶中。

    那些售楼人员,则是聚在一起,看着这边的热闹。

    “田姐,快把这个人赶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真是笑话,什么人都能来这种地方,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。”

    田荷花听到那些售楼人员的话,脸上露出几分神气来,她抬手指着石阳,“赶紧滚蛋,你这种人,怎么有胆子进这种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本来想在这里买房,但你们这种态度,不配。”

    石阳说了一句,直接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石阳要走,可田荷花不干了,她再次拦住石阳,然后指着石阳骂道:“你这种垃圾,来这里找存在感了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看看你穿的这一身,全加起来都不超过一百块吧,还在这里买房,你的脸呢?”

    人善被人欺,马善被人骑。

    石阳深深懂得这个道理,看着一脸趾高气昂的田荷花,石阳想到了一句话。

    男人,该挥拳的时候,就要挥拳。

    咔吧,石阳一握拳,有咔吧的声音传出。

    石阳在拳馆之中当陪练,还是有一些底子的。

    看到石阳握拳,田荷花本能的向后退了一步,不过这时石阳已经再次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石阳确实很想打田荷花一拳,但想到自己现在的身价,石阳感觉和这样的人计较,有**份。

    看到石阳想要离开,刚刚后退了一步的田荷花再次追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垃圾,你刚才想打我是不是,我说到了你的痛处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你这种垃圾,就是穷命,也只剩下穷横,你打我一下试试,你信不信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。”

    田荷花,挣扎在生活底层的劳动者,生活压力大,也经常受到一些负面情绪的影响。

    因为在这里当保洁,经常看到一些富豪,更加认为老天不公平,这股怨气,积压在她心里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可以任由自己欺凌,侮辱的人,这让田荷花找到了宣泄口,她怎么可能轻易放过石阳。

    “你更年期了吧?”

    石阳撇了田荷花一眼,懒得理会这个人,再次迈步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你说谁更年期,你妈才是更年期,你妈永远更年期,你们全家女人都是更年期。”

    田荷花叫嚷着,直接冲向了石阳,然后撕扯着石阳的衣服。

    啪……

    石阳是真的不想和田荷花计较的,但田荷花千不该,万不该,不该侮辱石阳的母亲。

    这一巴掌,带着石阳的愤怒,狠狠的抽在田荷花的脸上。

    这一下,直接把田荷花抽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大厅,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打人了啊,有人打人,快报警,我的头好晕。”

    田荷花在地上叫嚷着,然后躺在地上,开始耍赖。

    而那些售楼人员,已经有人打电话报警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个低沉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田荷花看着张经理哭诉道:“张经理,你可要为我做主啊,这个垃圾进了咱们的售楼部,我请他出去,他就打我。”

    张经理看了看田荷花,然后又看了看石阳,张经理能够做到这个位置,一眼就看出石阳根本没钱。

    他今天同样有些不爽,“你敢打我的员工,说说看吧,你打算怎么办?”

    石阳看向张经理,“你们这里应该有监控,我想你应该先查一下监控。”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张经理冷笑一声,“知道的还不少,但老子今天就不查,你能怎么样,我告诉你,你打了我的员工,我也不为难你,拿十万块钱出来,否则你用哪只手打的田荷花,我就卸了你哪只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