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章 分家

西北射天狼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“入赘到司空家,吗的,这小子采了司空雪这朵花,还看的上何晓晴。”

    孙天旺骂了一句,继续道:“还有,这份资料完全不对啊,石阳是穷苦出身,司空家也不可能有两个亿让石阳去买别墅,你这是玩我?”

    张经理笑道:“孙老板稍安勿躁,我一个在海外的朋友,恰巧知道一件事,你猜猜是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你就别卖关子了,快说。”

    张经理神秘的说道:“司空雪这段时间到了海外,一直在赌城,听说赢了三四个亿。”

    “那栋别墅,其实是司空雪怕把钱输进去,让石阳买了下来,这样说,孙老板应该懂了吧。”

    孙天旺脸上布满的阴云终于散开,有了几分笑容,“看来这个石阳,是背着司空雪自己瞎搞了,这样就好办了,你放心吧,等我把石阳收拾了,拿下何晓晴,少不了你的好处。”

    张经理咧嘴一笑,举起了酒杯,“干杯。”

    “干杯。”

    观海别墅,石阳练功之后,泡了一个药浴,眨眼时间已经到了下午五点。

    就在石阳准备做饭的时候,司空甫的电话打了过来。

    看到是司空甫的电话,石阳皱了皱眉,司空甫没事不会打电话,石阳知道,肯定又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“爸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到你爷爷家一趟。”

    司空甫说完直接挂断电话,从他的语气中,石阳意识到,这次的事情应该很大。

    司空家的人,大部分都在紫金山这边买了别墅。

    老爷子同样不例外。

    石阳驱车,很快来到了老爷子这边。

    看到附近停的那些车,石阳知道,这次家里人应该都聚集了过来。

    保姆许妈看到石阳,立马迎了过来,“石阳,你来了,在会客厅那边,快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或许都是穷苦出身,在老爷子家做保姆的许妈对石阳的态度也很不错。

    石阳点了点头,直接进入了别墅中。

    老爷子的会客厅很大,当石阳进来,一众人的目光齐刷刷的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司空凤英冷冷的看了石阳一眼,“就你最窝囊,还摆架子最后来,丢人现眼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瞪了司空凤英一眼,然后指了指其中一个座位,“到这边坐。”

    石阳点了点头,直接坐到了老爷子指定的位置上。

    当石阳坐下,很多嫉恨的目光落到了石阳的身上。

    这座次,也很有讲究。

    而石阳这个位置,并不是一般人可以坐的,当然石阳对于这一点,毫不知情。

    当石阳坐下,一名年约五十左右的男人,看向老爷子说道:“老爷子,既然人都到了,那就请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在场的人,石阳大部分都眼熟,但这个开口的人,石阳却不认识。

    此人姓朱,名昌运,是朱瑞杰的父亲。

    老爷子的脸色很难看,他看了看众人,“你们都想分家?”

    老爷子一共育有五个子女,三男二女,司空甫排行老二。

    当老爷子的话音落下,除却司空甫其余人都表示同意分家。

    老爷子脸色难看的问道:“事已至此,那你们说说看,打算怎么分?”

    老大司空瑞站起来说道:“按理说,五个人,每个人百分之二十的产业正好,但今天这件事,事出有因,必须要有个说法。”

    说着司空瑞看向司空甫,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司空甫的脸色十分难看,这次分家,摆明了是其余四家欺负他,但因为司空凤英的事情,他又没有合适的反驳理由。

    司空甫没有回答司空瑞的问题,而是看向石阳说道:“石阳,雪儿打了电话,让你全权代理她参加这次家庭会议,你大伯让你说说,怎么分家合适。”

    石阳现在还是一头雾水,他根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导致司空家要分家。

    更没想到,司空雪已经让自己代理参加这次家庭会议。

    不过司空甫让自己说,石阳也只好说道:“五家分,每家百分之二十,我看这样就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放屁。”朱瑞杰蹭的一下站起来,“我本来可以成为龙行的主管,就是因为司空凤英得罪了王老板,我现在被吕雁安排当了一名龙行的保安,这个损失,就应该由你们家赔偿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想分百分之二十,做梦。”

    今天分家这件事,正是因为朱瑞杰被安排当了保安而引起。

    在朱瑞杰以及其余人看来,他之所以成了保安,就是因为前几天司空凤英得罪了王老板。

    朱家,本身就有不小的能量,朱昌运跟着来,就是帮自己的儿子撑腰。

    也是帮司空瑞一把。

    司空瑞看向司空甫,“司空甫,你什么意思,让这样一个垃圾和我们谈,你是哑巴不会说话了吗?”

    司空甫的脸色一沉,“司空瑞,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你说我什么意思,做错了,就要认罚,我给你透个底,老厂归你管理,其余的没你的份,如果你不同意,就算你拿走百分之二十,我也会整垮你。”

    何琇站起来,阴沉着脸,“你们欺人太甚了吧?”

    看到气氛变的紧张起来,石阳站起来说道:“等等,我想说两句。”

    司空瑞瞪了石阳一眼,“这里还没你说话的份,闭嘴。”

    石阳的语气,在这时强硬了许多,“我没说话的份,但我老婆有吗,我是代表她参加这次会议。”

    司空瑞一脸嘲弄的看着石阳,“呵呵,靠女人吃饭,还好意思说的出口,你说说看,我看你狗嘴里能不能吐出象牙。”

    其余人,同样是嘲弄的看着石阳。

    石阳没有理会司空瑞,他看向司空凤英,“你惹了王老板,能不能说说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司空凤英如同被踩住尾巴的猫,立即炸毛,“和你这个垃圾说有用吗,你能管吗?”

    老爷子无奈的说道:“王老板的一个侄子,对凤英动手动脚,被凤英打了,瑞杰想帮忙说情,反而被贬成为了龙行的保安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。”石阳点了点头,然后看向了朱瑞杰,“我听了个大概,今天应该是你们逼着要分家。”

    “或者说是你们一起联合,想要把我们一家赶出这个家族,对不对?”

    司空瑞沉声道:“呵呵,分析的不错,事实就是这样,我们几家不会分开,就是要孤立你们,现在你明白了,应该知道怎么做了吧?”

    石阳并不想暴露,也并不喜欢司空甫等人。

    但司空甫是司空雪的父亲,欺负司空甫,也是欺负司空雪,欺负司空雪,那就是欺负他石阳。

    石阳点了点头,“我明白了,但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们,朱瑞杰成为龙行的保安和司空凤英没有任何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让他当的龙行的保安,原因吗,是因为他想安排我当龙行的保安,恐怕你们还记得他当时要给我安排工作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石阳此话一出,所有人都愣了愣。

    接着就是一些嘲笑声。

    司空甫的脸色变的更加难看,他冷冷的瞪了石阳一眼,“不会说话,就把嘴闭上。”

    朱瑞杰一脸嘲弄的看着石阳,“你怎么不说龙行的行长是你安排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不信的话,我现在就给吕雁打个电话确认一下,当然也可以把王老板叫过来说说凤英的事情,我想我在王老板那,还有几分面子。”

    朱瑞杰似笑非笑的看着石阳,“说你胖,你还喘上了,你打电话,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石阳笑了笑,“那好,我现在就打,不过到时候,被分家的就是你们了,老厂归你们四家所有,其余的,我都要拿走。”

    说着,石阳已经拿出了手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