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百四十六章 来历

令长轩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只见大衍神帝,坐在一个木舟上,手持船篙,似乎一直在等待着什么。

    当他看到了宁阳之后,便是会心一笑道:“你终于来了,快上船吧。”

    “上船?”宁阳一怔,“去哪?”

    “前往彼岸。”大衍神帝将手中的船篙,插入了水中,开始撑船,“我是你的摆渡人,我要带你穿过这命运的迷雾。”

    宁阳这才看见,前方已经是一片迷雾密布,似乎走进去了,就会永远迷失其中。

    如此,宁阳便是和海狂澜落入了船上。

    随即,大衍神帝撑起了船,带着宁阳他们进入了迷雾,选定一个方向,一直前行着。

    “大衍神帝,你不是说你去掌握自己的命运了吗?”宁阳在船上,忍不住疑问道。

    大衍神帝笑了笑,没有回答,而是浑身开始发生了奇特的变化。

    只见他一半是人躯,一半是奇特的天地一样,其中衍化出各种各样情景,创造出各种各样的生灵。

    但这些生灵,少了生气,是死躯,没有灵魂。

    “这…”宁阳一怔。

    “我只掌握了一半。”大衍神帝回答道,“后来我才明白,真真正正的一线生机,不是我自己,而是一切,一切都是有着一线生机的,而现在,我要保留你们的一线生机,渡你们过去,或许,我就能完全掌握自己的命运。”

    “只可惜,他们的生机,掌握在了我的手里。”只听天地心魔的声音再次传来,“哈哈哈哈,谁也拦不住我。”

    宁阳的脸色,再次难看起来。

    没想到天地心魔简直跟狗皮膏药似得,这么难缠。

    木舟依旧在向前滑行着,大衍神帝收起了船篙,目光望向了天地心魔:“我愿意舍弃我的生命,保全他的一线生机,天地心魔,让我来与你一战吧。”

    话说之间,大衍神帝最后一次将船篙深深的插入河水中,给木舟提供了最后一丝推力。

    然后大衍神帝从木舟中跃出,直面应对天地心魔。

    “你只是个半吊子,还想阻拦我!”天地心魔不屑的说道,随即又是对着大衍神帝出手。

    “大衍神帝!”宁阳看着与天地心魔进行抵抗的大衍神帝,紧紧咬着牙握着拳头。

    一种无能为力,又充满了责任的重担之感,袭上心头。

    “我一定不会辜负你们的!”宁阳最后说了一句,缓缓转过身去。

    一片的海狂澜也是一脸的叹息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又是一道声音传来:“天地心魔还真是个废物,这都没把你弄死。”

    只见一道遁光掠来,赫然是燃灯古佛,坐落着三生石追来。

    很明显,人皇大帝和五行大帝,也都死在了他的手里。

    然后他一到来,就是直接拍出了一掌,要把宁阳给拍死。

    “难道真的要失败吗?”一种绝望,再次涌上宁阳的心头。

    “无量天尊!”又是一个佛陀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只见木舟的旁边,漂浮出一个命灯,然后浮现了因果无量大佛祖的身影,他说道:“我来助你一臂之力,记住履行你我之间的诺言,要复活我!”

    话说之间,因果无量大佛祖便是化作了一把剪刀一样,对着宁阳和燃灯古佛中间一剪。

    好像是把他们之间的因果剪断了一样。

    所以,燃灯古佛的手掌便是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因为他跟宁阳没有因果关系了,没有恩怨纠葛了。

    “因果无量大佛祖,你!”燃灯古佛愤恨一声,“你好歹也是我佛门之人,你所作所为,简直是叛我佛门!”

    “无量天尊,真真正正的佛陀是济世救人,而不是徒增杀孽!”因果无量大佛祖化为的剪刀缓缓消散,再次化为了命灯。

    而随着因果无量大佛祖的消散,燃灯古佛与宁阳之间的因果关系,又是重连起来。

    似乎因果无量大佛祖也无法一直斩断他们之间的因果关系。

    只能维持一时。

    而就是这一时,宁阳已经是坐着木舟,不见踪影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”宁阳看着木舟缓缓停下,停在了一个沙滩旁边一样,“这就是彼岸吗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海狂澜似乎来过一样,抓着宁阳的手,带他走下去,“跟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宁阳随着海狂澜下了船,到达这彼岸的一瞬间,就有种奇特的感觉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似乎在这彼岸之中,可以获得永生。

    而随着他们往前走,情景再次变幻。

    前面有一个桌子,两个凳子。

    凳子上面,各自坐着一个人影。

    走进了看,其中一个好似无形,却又似有形,不存在,却又存在,乃是极为缥缈的存在。

    但他身上的气息,却是那恒古存在的命运气息。

    而宁阳看向另外一个人影,只见就是呆住了。

    那人影,居然长得跟自己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他们似乎在下棋。

    “你终于来了。”那个‘宁阳’落了一子后,便是抬头望着宁阳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到底是什么情况?”宁阳简直是懵住了。

    “师公!”海狂澜则是走向了那个‘宁阳’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‘宁阳’点点头,望着那个有形无形的存在,“命运,看来是我赢了。”

    那个有形无形的存在,没有说话,但他手中的棋子却是没有落下,而是收回了,似乎是对这盘棋认输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赢了?”宁阳则是一脸懵逼。

    “我们赢了。”系统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然后宁阳的体内,涌现出一道光芒人影。

    这人影,也跟宁阳长的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系统?”宁阳望着这光芒人影,“你就是我?”

    “没错,我们都是我。”那个凳子上的‘宁阳’站起身,走了过来,“我是你的前生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我的前生?”宁阳张大了嘴巴,然后望向系统,“那你呢?”

    “我是今生。”系统缓缓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今生?”宁阳又是一懵,“那我呢?”

    “你是来生。”‘宁阳’和系统同时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是这样…”宁阳还有些反应不过来。

    “来生代表的是未来和希望。”‘宁阳’缓缓说道,“所以我和今生一直在辅佐你,成就我们的来生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问我,是不是你的前生吗?”系统缓缓说道,“我不是,我是你的今生,所以我没有回答你。”

    “这到底是为什么?”宁阳再次疑问道。

    “为的是超脱命运的掌控。”‘宁阳’转头看向了那个无形又有形的人影,“他就是命运,我从他那里获得了力量,掌握了自己的命运,从而永生。”

    “前生是有史以来第一个掌握自己命运的人。”系统接着说道,“但正是如此,命运要留下他,不愿意让他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离开,你要去哪?”宁阳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“去永生国度。”‘宁阳’缓缓说道,“如果说命运是个圈子,那么跳出这个圈子,就可以前往一个永生国度,那里拥有着许多,跟我一样,掌握自己命运的存在,永生不死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命运不让你走?”宁阳反应过来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系统点点头,“所以前生的我们,就跟命运下了一场棋,如果我们三生都能掌握自己的命运,那么就让我们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来,你们都掌握自己的命运了,现在就剩下我了?”宁阳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‘宁阳’点点头,“我掌握的是众生之道,众生皆为我棋盘中的一子,唯我操控,刚刚去救你的所有人,包括你认识的所有人,都是我落下的棋子,你的一生,都在我的掌控之中,进行成长。”

    “我掌握的装逼之道。”系统缓缓说道,“我辅助你进行力量的成长,让你不断地变强。”

    “而我掌握的是至高之道。”宁阳缓缓说道,“最终会凌驾一切,当我凌驾命运时,就能带你们超脱命运这个圈子,对吗?”